第八十六章 大小姐中毒了!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舒服一半 書名:劍仙陸壓
    一直對自己父親撒(嬌jiāo)打趣的馬可可這個時候卻立刻顯得無比懼怕。

    她臉色煞白,小聲的應道:“是!”

    “喝的也差不多了,和我回去吧!”馬萬堂對著馬可可冷著臉道。

    馬萬堂又對陸壓微笑道:“好了,今天就到這吧,我們先走了,改天,你到我那去!”

    雖然他在微笑,可陸壓卻覺得心頭一陣顫動。

    馬可可乖乖的跟著馬萬堂走出小屋。

    臨出門前,馬可可回頭偷偷看了看陸壓,眼中有淚水在打轉,陸壓見她(嬌jiāo)軀有些打顫,有些心疼。

    可又不知道怎么幫她說什么,只是沖她笑笑道:“哪天我去給你烤(乳rǔ)豬去!”

    馬可可咧嘴一笑,匆匆走了出去。

    陸壓坐在爐火前,有些發呆。

    他隱隱的感覺到,這里面一定有個什么特殊的故事。

    從昨天的夢長老,到今天的馬萬堂,他們似乎都在隱瞞著一個什么事(情qíng)。

    不過,顯然這事(情qíng)不是陸壓現在能想明白的。

    陸壓搖搖頭不再多想,只是默默的將爐膛里剩余的紅薯吃掉。

    時間過得很快,馬上就要到正月十五了。

    按照傳統,滿院子都掛起了紅燈籠。

    這期間,陸壓又見到了馬可可一次,發現她瘦了些,而且,不是太開心的樣子。

    陸壓想這大戶人家的女孩過的真不容易。

    陸壓還抽空去了趟劍之骸谷,叫醒豁牙老頭后,陪他喝酒聊天呆了一晚上。

    豁牙老頭恢復的不錯,雖然還是不能行動,但,不用一直昏睡了。

    過了正月十五,回家的弟子們陸陸續續的返回宗門了。

    這天,陸壓正在打坐練氣,忽聽門外有人大聲喊:“陸小胖,我回來了,快來迎接!”

    聽著正是姜尚的聲音。

    陸壓驚喜的起(身shēn),推開屋門。

    姜尚扛著大包小包,哈哈大笑中,就擠了進來。

    姜尚看到陸壓,笑著用拳頭打了陸壓肩頭一拳道:“小子,幾天不見,好像長個了!”

    陸壓笑道:“哪有那么夸張!”

    姜尚將包裹都放在地上,笑著說道:“咋樣,這些天想哥哥沒?”

    陸壓看他心(情qíng)不錯,也笑道:“我想你給我帶的禮物了,看來,你這次回去,心(情qíng)不錯!”

    姜尚臉上帶著笑道:“還行,這次回去,總算得到家族里的認可了,也算揚眉吐氣了一次!”

    見到姜尚這樣,陸壓也為朋友感到高興。

    姜尚笑著對陸壓道:“來,看看我給你的禮物!”

    說著,打開包裹,一樣一樣的取了出來道:“這兩件新衣服是我給你買的,知道你喜歡青色,全給你買的青衫。這(套tào)地理圖,是送你的,省的你走哪里都迷路!”

    一邊說,一邊往外掏東西,只一會,(床chuáng)上就鋪滿了各種禮物。

    陸壓心中感動,這么多年來,他過節基本上也就吃條魚,吃點(肉ròu)就算是自己給自己的禮物了,一下收到這么多禮物,還是非常感動的。

    姜尚((逼bī)bī)著陸壓把新衣服穿上,轉著圈看了看,滿意的道:“人靠衣服馬靠鞍,這下,可是帥多了!”

    陸壓含著笑,任由他折騰。

    兩人(熱rè)鬧了一會后,姜尚問陸壓:“再有倆個月就要舉辦唐山劍會了,你沒做什么準備嗎?”

    陸壓笑道:“你也知道,我除了練拳練劍,其他的一概不通啊,需要什么準備!”

    姜尚道:“你這叫悶頭發大財,((操cāo)cāo)心事歸我來!是這樣,唐山劍會前,宗門里肯定要經過一次選拔賽,具體形式不知道,但肯定要做些準備!”

    說著姜尚臉上露出向往的神(情qíng):“唐山劍會耶,那可是劍修界的盛事,能看到許多許多劍修,甚至是傳說中的人物,想想就感覺到興奮!”

    陸壓笑笑道:“這么大的盛會,像咱們修為這么低的人,能參與什么呢?”

    “笨啊,修為低有修為低的分組啊,當然不能讓你和靈城,靈國境的人一起競爭了!”

    姜尚敲了陸壓腦袋一下。

    “因為這次來的人太多,所以,宗門中能參賽的名額一定不多,所以,咱們當務之急,就是比好選拔賽!”

    說著,姜尚取出個小本本,打開讓陸壓看。

    陸壓見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名,不知道什么意思。

    姜尚指著這些名字道:“這些都是咱們宗門各境界的高手名字,特長和(性xìng)格什么,我都一一記錄了!”

    陸壓看著那密密麻麻的人名和后面的備注,是真心佩服姜尚搞(情qíng)報的能力。

    “我說不咋見你練功呢,原來凈打聽(情qíng)報去了!”陸壓慨嘆道。

    “嘿嘿,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姜尚洋洋得意的道。

    姜尚又指著幾個名字對陸壓道:“咱們這個境界組,要注意的就是這么幾個家伙!

    陸壓看了看,姜尚大概圈了十個人左右,其中包括普寧。

    陸壓笑了笑道:“我其實沒啥大野心,就是要長長見識,多學習學習,至于成績如何,倒是無所謂的!”

    姜尚瞪了陸壓一眼,頗有恨鐵不成鋼的口氣道:“說你笨,你就笨,如果在這樣的大賽中能為師門爭光,那今后,宗門提供給你的資源會源源不斷的!”

    陸壓笑笑道:“好,全聽你安排,姜軍師!”

    姜尚得意的笑道:“嘿嘿,那當然,論戰力我不一定比的過你,論謀略嘛,你差遠了!”

    倆人又嘻嘻哈哈的閑聊起來。

    過兩天,當劉江和胡飛葦都回來后,也就預示著這個年正式過完了。

    平平淡淡的(日rì)子過了沒幾天,就在一天早上,陸壓和同屋的師兄弟們去演武廳上課時,聽到了一個爆炸(性xìng)的消息。

    馬家大小姐中毒了!

    據說是,馬家大小姐最(愛ài)四處歷練,平時就很少著家。

    這次剛過完年,就又出門了,結果,剛出去兩天,就遇到一群強敵,雖然,那位紅衣女仆將強敵盡滅,但不幸的是,對方有幾個是使毒的人,臨死時,將馬家大小姐毒傷了!

    這件事讓馬萬堂頗為震怒,讓宗門中的醫師救治,卻被告知,那種毒是種奇毒,極難施救。

    所以,以馬萬堂堂堂靈國境的宗師也束手無策,只能派人去請解毒高手去。

    可遠水解不了近渴,現在宗門上下,一派緊張氣氛。

    陸壓聽到這個消息后,立刻拉這姜尚就向宗門后院跑去,那是宗門里內宅所在地。

    一邊跑,姜尚一邊問陸壓:“我知道你煉丹修為不弱,可是,這種奇毒,你有辦法解嗎?”

    陸壓焦急的道:“我去看看,不看怎么知道是什么毒!”

    陸壓腦中想著那修長的(身shēn)影和俏麗的臉龐,不覺跑的更快了。

    到了內宅,一棟兩層的小樓正是馬小姐的繡樓。

    小樓門前站著兩名神色緊張的女仆。

    陸壓趕緊和兩人說明來意,讓她們去里面通報一下。

    兩個小丫鬟見兩人只是門中兩個年輕的入室弟子,聽來意竟然是想給小姐治病的,很是不屑。

    小姐這毒,連門中的老大夫董一子都束手無策,這倆小家伙能干啥?

    就在這倆小丫鬟神色不愉的敷衍著倆人時,樓上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讓他們進來吧!”

    倆小丫鬟這才很不(情qíng)愿的讓倆人進去了。

    陸壓心急之下,也顧不了男女有別的講究了,快步沖上了二樓。

    一到樓上,就見精致的大(床chuáng)垂著紗簾,(床chuáng)前站著一個女人,正是那紅衣奴仆---馬東東!

    在宗門這么久,陸壓也知道了這位女子的來歷,她可不是一般的女仆,說是女仆,其實,更像是馬家大小姐的保鏢,那可是貨真價實的靈府境高手!

    馬東東站在大小姐的(床chuáng)前,臉色(陰yīn)沉。這次小姐意外中毒,讓她感到無臉見宗主。

    見到陸壓上來,馬東東冷冷的看著陸壓道:“你來做什么?”

    陸壓趕緊施禮道:“馬前輩,我聽說大小姐中毒了,我來看看有沒有辦法解毒?”

    “你?”馬東東冷哼了一聲。

    陸壓說道:“你也知道,我原來的師門是煉丹的,所以,對醫術有些了解,我就是來看看能不能幫上小姐!”

    馬東東(陰yīn)沉著臉道:“讓你上來是我知道小姐對你不錯,但救人這事,我看就算了,你一個小小的丹師,能解這種毒嗎?”

    陸壓急道:“能不能解,總要看過才知道!”

    馬東東還是搖搖頭道:“小姐的(身shēn)子何其珍貴,哪能讓你查看!”

    就在這時,響起有人上樓的聲音,然后,就見馬萬堂那修長的(身shēn)影,來到了屋里。

    馬萬堂雖然臉上神(情qíng)不變,但,眉眼中 ,還是隱隱有焦慮之色。

    他沖陸壓輕輕點了點頭。

    馬東東臉帶愧色,躬(身shēn)下拜道:“東東該死,沒有護好小姐,請宗主責罰!”

    馬萬堂臉沉似水,冷哼一聲道:“你的事等小姐痊愈后再處罰!”

    陸壓趕緊向馬萬堂說明了來意。

    馬萬堂有些疑惑的看著陸壓道:“你說你還是個煉丹師,這倒是真想象不到!”

    陸壓點頭道:“弟子原來的師門就是一個煉丹的師門,后來因故與人結仇,被(奸jiān)人所毀,所以,弟子才來投奔馬神廟的!”

    (本章完)

重要聲明:小說《劍仙陸壓》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八十六章 大小姐中毒了!手機閱讀

网球比分报分 上海11选5走势图开奖完整版 股票配资平台怎么挣钱 云南11选5杀号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结果 天津快乐10分中奖规则 公司股票的发行 炒股赚钱的人 体彩福建31选7附加结果 河南快三稳赚技巧 希恩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