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司焱瘋了

    雖然比預計時間推遲了兩三周,但芯片的質量很不錯,相較第一塊提高了很多,尤其在電路構造布局上非常成功,完全攻克了第一塊的短板。

    相比起丁馳和諸葛默然,焦甄等人要低調的多,盡管心中激動不已,但還是分析了此塊芯片的不足,并表態再接再厲,爭取在較短時間內拿出能夠上市的產品。同時還表態,把現在做為起點,一切以保證質量為前提,不會為了快而快。

    對于科研人員的嚴謹態度,丁馳很是贊賞,也倍覺放心。在對眾人鼓勵并囑咐勞逸結合后,便沒再過多打擾,而是離開研發重地,回到了自己崗位上。

    (日rì)子到了五月底,丁馳仍然是兩頭跑,忙的不亦樂乎。

    這天上午,丁馳在叮呤呤公司處理完手頭工作,正要離去時,手機響了。

    看到是畢贏號碼,丁馳直接接通:“什么事?”

    畢贏問:“您在哪?方便嗎?我想當面說!

    “我在公司!倍●Y回道。

    “那我馬上過去!碑呞A說完,不等回應,直接便結束了通話。

    發生什么事了?以往畢贏可是不輕易到這的,尤其白天更是一次都沒來過。

    來了就知道了,等著吧。丁馳重新落座,順便分析起了相關營業數據。

    畢贏來的很快,不足半小時就到了。

    “還弄了個滿頭大汗,先擦擦,喝礦泉水!倍●Y微微欠(身shēn),抬手示意。

    注意到屋內沒有第三人,畢贏來在桌前,直接道:“司焱瘋了?”

    丁馳一驚:“瘋了?你說司焱?”

    “是,瘋了,昨天晚上弄醫院的,是他舅舅給弄去的!碑呞A說的很肯定,“今早上接到他舅舅電話,只說司焱病了,讓我去一趟醫院。結果到那才知道,住的是神經科,好不好得弄精神病醫院去。我去的時候,他正睡著,但是卻發了一次癔癥,也不知道喊的是什么。剛才又有親戚去看他,我就趁機溜出來了!

    “司焱竟然瘋了,看來是那……”丁馳話到半截,停了一下,又問,“他舅舅怎么說?”

    畢贏道:“本來我也想打聽來著,可是剛開始是他連發癔癥,只顧幫著喊醫生。等到醫生觀察完出去,他的表姐、舅媽到了,絮叨個沒完,又是他可憐了,又是沒人管了,根本也沒留出機會!

    肯定是被((逼bī)bī)的,想來有人特別急眼了。丁馳心中思量著,一時沉吟起來。

    “叮呤呤”,手機鈴聲響起。

    看到手機上是一個陌生號碼,丁馳沒有立即接聽,而是在腦中搜索著可能的人選。

    對方很固執,一連打了兩通,隨后發來了短信:丁馳你好,請接電話好嗎?

    看來不是打錯的。于是丁馳接通了再次響鈴的手機:“您好!”

    “你是丁馳同學嗎?”對方是個男聲。

    “我是!倍●Y回應之后,反問,“你哪位?”

    “我是司焱的舅舅!睂Ψ浇o出回應。

    丁馳就是一楞,同時也看到了畢贏的點頭示意,于是問道:“你有什么事?”

    “司焱病了,你能來醫院看看他嗎?”對方提出要求。

    丁馳冷冷的說:“我和他沒交(情qíng)!

    “我了解了,他對你一直不友善,還做出一些傷害你的事?墒撬洺0l癔癥喊你的名字,我想可能是有什么心結吧!睂Ψ酵A艘幌,又補充道,“我沒有任何惡意,只是想請你幫個忙,看看能否幫他解開心結!

    丁馳沉吟了一下,回道:“看時間吧,我近段時間很忙!

    手機里靜了一下,才傳出聲音:“丁馳同學,算我求你了,還望你能早點兒來,下午能來最好。雖說他不懂事,但在我眼里還是個孩子,不能眼睜睜的看他病下去?梢詥?”

    “再說吧!倍●Y說完,直接掛了電話。

    “叮呤呤”,手機又響了,這次是畢贏的電話。

    也是司焱舅舅來電:“畢贏呀,我是舅舅,拜托你件事,下午能不能再來趟醫院?”

    看了眼丁馳,畢贏對著手機道:“舅舅怎么啦?司焱又鬧厲害了?”

    對方講出意思:“這倒沒有,就是,就是我想請丁馳來看看他,幫他解一下心結。你們是同學,有你在旁邊的話,他也許能夠……”

    畢贏馬上接話:“我和丁馳關系一直不好,也沒少和司焱整他,有我在怕是更壞菜!

    “就是和他關系再不好,也肯定不至于像司焱那樣吧,畢竟你們是同學,還是室友。就幫舅舅這個忙,幫幫小焱吧,小焱父母又那樣,他也(挺tǐng)可憐的!睂Ψ秸f到這里,嘆息了一聲。

    “好吧!碑呞A勉為其難的答應了下來。

    很快,丁馳收到了一條信息:丁馳同學,還請您幫忙,我還請了您同學在場,這樣也能防止小焱有什么過激舉動。

    丁馳沒有回復信息,但在下午的時候還是去了。

    當丁馳剛出樓層電梯時,一個中年男子迎了上來:“您是丁馳同學吧,我是司焱的舅舅!

    丁馳沒有與對方握手,但還是點頭說了句“你好”,便向前走去。

    一路隨著司焱舅舅到了病房,首先便看到了畢贏,丁馳給了對方一個冷眼,畢贏則也虎著臉演戲。

    踏進里屋病房看到病(床chuáng)的一刻,丁馳不(禁jìn)心(情qíng)復雜。

    司焱就躺在病(床chuáng)上,整個人完全變了樣。以前的司焱雖談不上帥氣,但也不丑,也很精神,尤其注意形象。但現在病(床chuáng)上的他瘦的脫了相,頭發又長又亂,雙目緊閉,嘴邊也是層層燎泡,顯然長了不是一天的。

    司焱舅舅抬手一指:“昨天晚上我從外地回來,想著去看看他,結果去了敲不開門,等我進去時,他就撲了上來,說什么‘別((逼bī)bī)我’、‘別((逼bī)bī)我”。我看他狀態不對,這才叫了救護車,連夜把他送到這里,F在已經過去十八個小時了,他就醒來了三次,累計不足一小時,可是癔癥倒是發了十多次。有兩次發癔癥,我聽他好像嚷著‘我不盯丁馳了’,我這才想起來找你幫忙的!

    正這時,司焱忽然睜開眼睛,大喊大叫:

    “別((逼bī)bī)我,別((逼bī)bī)我!

    “((逼bī)bī)我我就死!

    “我不盯丁馳,我盯不了他!

    司焱舅舅說了聲“又發癔癥了”,便要上前安撫外甥。

    忽然,司焱尋聲看了過來,然后死死的盯在丁馳臉上,隨即手腳亂刨著:

    “別過來,別過來,我沒害你!

    “是他們((逼bī)bī)的,他們讓我做的!

    “丁馳,真的不是我,不是我呀,哇……”

    盡管司焱折騰不停,但怎耐手腿皆被繃帶綁著,空自換來滿頭大汗和嘴角的白沫。

    正這時,醫生推門大步進來,喝斥道:“跟你們說過,不要刺激病人,不要刺激他!

    就這樣,丁馳等人被趕出了屋子。在走廊里聊了幾句司焱后,他就離開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之商海霸業》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二百七十章 司焱瘋了手機閱讀

网球比分报分 北京快中彩k线图 内蒙古快3走势图一定牛 股票开户最低多少钱 北京快乐8任二计划 中国的优先股有哪些 河北11选5任五推荐号 极速时时彩规则 炒股赚钱靠谱吗 5分快3计划骗局 广东11选五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