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聚頂 第九十四章 元神顯現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金饒 書名:唯我七竅
    所謂元神境修士,顧名思義,便是那些已經將自(身shēn)魂魄凝聚成元神的修士。修士開辟出第三竅,便是一次正真的脫胎換骨。原有的魂魄之力轉變為元神之力,從而能夠駕馭比靈器還要高上一個級別的法寶。

    在開辟出第三竅之前,同一大境界的修士想要做到越境殺敵其實并不難。

    就以化竅期為例。一名化竅前期的修士與一名化竅中期的修士都能凝聚出一副護體罡氣,無外乎就是各自護體罡氣強弱的不同。除此之外,那便只剩下各自修士靈力總量的不同。

    而靈力總量的多少便是能決定化竅修士能施展的靈器、靈法的最高品階。若是那名化竅前期的修士出自宗門,修道伊始便有著唾手可得的資源。而那名化竅中期的修士乃是一名山澤野修,為了一兩塊靈石要與人爭破頭皮,甚至為了獲取更多的資源,便會在不合適的時機強行破鏡。

    一來二去,前者的靈力總量便能很輕松的高于后者。又因為前者出生宗門,隨手便有靈器傍(身shēn)。若是不考慮心智、道心的(情qíng)況下,慘死的便極有可能是那名化竅中期的修士。

    而修士一入元神境便又會是另一幅不同的光景。有了宛如脫胎換骨的元神傍(身shēn)。尋常的化竅修士縱是靈法、靈器再多,自(身shēn)靈力在渾厚,都擋不住元神的傾軋。

    當然了,自然也有極個別的特例。例如方曌、劍文柏之流,他們皆有各自抵擋元神傾軋的手段。在解決掉最關鍵的問題之后,那邊只需要做到破開元神修士的防御便可做到越大境界殺敵。

    這些天賦異稟的化竅修士少之又少,以至于絕大多數二三流的宗門都很難找出一兩個來。而此時此刻,就在這藥神宗與大衍宗相爭的遺跡之內,這樣的人可還真不少。

    撇開四山弟子不提,那些十余個出自靈氣海之內的化竅修士一個個都是靈氣海中大能的得意弟子。尋常的元神境野修也都未必能在他們手上討到好處,就更別提時長生這個本來只有化竅中期的小修士了。

    不過,這一切都在此番收取劍元之后出現了轉機。

    拜此雷電劍元所賜,時長生一舉突破了瓶頸,一舉躋(身shēn)為化竅后期的修士。同時他兩個竅(穴xué)中的的靈力渾厚程度已經絲毫不遜于那些天之驕子,甚至還要多于尋常的元神境前期的修士。

    更為重要的是,當他破境之后,竅(穴xué)中的琉璃種子再次出現了色彩。這顆仿佛時長生天生就有,絲毫搞不清楚來自何處的種子再次發揮出了它神奇的功效。借著劍元殘留的能量,幫助時長生成功學會了那門神通——小小三花聚頂。

    這門神通來頭極大,乃是手段通天的玄門之主段青山所創,用以鎮壓那團已經逃入吞生蛤蟆之內的來歷極大的光點。

    一旦習得此神通,修士便可借助三朵偽竅(穴xué)小花,暫時將魂魄凝聚成一種無限((逼bī)bī)近元神的存在。而這凝聚而出的偽元神,功能與正常元神一般無二,唯一的缺點便是有施展的時間限制。

    如果僅是如此,那還不至于令時長生欣喜若狂。其實這門神通還有一件鬼斧神工的

    功效,那便是能憑借這這三朵偽竅(穴xué)小花,施展元神境修士的手段。比方說真正意義上的神識,可以修煉元神術法,再比如時長生那一直以來蘊養于竅(穴xué)中的“劍意”。

    這股劍意如今便是從一次(性xìng)的消耗品變成了可以循環再生的手段。

    紫色圓球之內,破鏡之后的時長生長呼出一口氣。

    他側目瞥了一眼靜靜懸浮于(身shēn)側的養劍靈葫,平伸出左手手掌。心念一動,養劍靈葫十分乖巧地落于他的手掌之上。稍稍把玩了一番之后,他撥開葫蘆塞子,瞇眼看去。只見葫蘆之內,靜靜地躺著幾柄飛劍。

    觀這些飛劍的氣息正在以(肉ròu)眼可見的速度增長著,一瞬間,時長生便明白了養劍靈葫的此番舉動?磥砣缃竦酿B劍靈葫總算是可以真正的“養劍”了。

    時長生重新將縮小后的葫蘆別于腰際,轉(身shēn)跨過了紫色圓球。隨著他(身shēn)軀的穿過,紫色圓球轟然碎成了星光點點,迸濺四散。

    而眼前的一幕令時長生目瞪口呆。只見十余位透明修士模樣的靈體正扎堆圍在一起,就好像是一群瘋狗在搶奪僅剩的食物。

    如今的時長生憑借著小三花聚頂已經可以清晰地辨別出,那些透明修士模樣的存在皆是一個個殘缺的元神。他們生前必定修為通天,只不過戰死之后元神尚存。這些元神又經歷了數千年光(陰yīn)的消磨,已經變得搖搖(欲yù)墜。

    之前有那口雷屬(性xìng)的劍元壓制,他們無法靠近此處,F在劍元被養劍靈葫同化,又有先前時長生破鏡時散發出的氣息,他們便開始圍聚于此。因為此刻的他們雖靈智全無,但卻是依舊本能地渴求著一具可以奪舍的(肉ròu)(身shēn)。

    只是時長生有些好奇。透過那些透明的元神,他依稀能看見一柄漆黑的劍鞘。

    “車小北,什么(情qíng)況?”時長生出言問道。言語間的功夫,有不少元神別過了腦袋,開始望向時長生。很顯然,他們對時長生的興趣要遠大于那柄銹劍。

    話音剛落,一股劍氣從透明元神中央爆發,直接將圍堵住的元神全部震開。隨后,一柄云海劍連帶著煉心劍鞘直接飛掠到了時長生的(身shēn)側。

    “快走!這些都是要你命的家伙,先前我能將他們引(誘yòu)并且壓制。但如今你這具活生生的(肉ròu)(身shēn)擺在他們面前,無論如何我已經無法再次壓制。再不走,等他們狗急跳墻,小爺我就真回天無力了!

    車小北剛說完,靠著時長生最近的那具元神竟是直接搖(身shēn)一變。轉瞬之間,便從一具呆頭呆腦的靈體化作了一個器宇軒昂的中年劍修模樣。下一刻,劍修元神抬手一招,手中瞬間多出一柄由元神之力凝聚成的長劍。

    長劍呼嘯揮舞,竟是帶起一陣破空聲響。

    眼看就要被當頭一劍,時長生識海中好不容才穩定下來的魂魄再次開始顫動起來。

    就在此時,時長生雙目一凜。肋下兩個竅(穴xué)與靈竅同時亮起一陣光芒,頭頂之上三朵小花驟然浮現。下一刻,在其后背浮現出一具偽元神,外形與時長生一般無二。

    長劍揮落,此刻卻是沒有丁點的聲響

    。元神長劍對著時長生的(肉ròu)(身shēn)透體而過,(肉ròu)(身shēn)之上沒有絲毫的損傷,不過其背后的元神卻是暗淡了一分。同時,時長生還感覺自己體內的靈力就在這一劍之下少了大半有余。

    不過,好在是擋下了這一擊。一擊過后,又有三具離時長生近些的元神恢復了本來的模樣,開始紛紛施展著手段襲向時長生。

    時長生屏氣凝神,調動體內的靈力。在又耗費了小半靈力的(情qíng)況下,只在一息的功夫內便恢復了(身shēn)后元神的凝實程度。

    當下,雖然是面對四具元神傾軋,不過好在每具元神都有極大的殘缺,是故,時長生仍能有余力分出一部分精力,點出一張方寸符。

    一張由元神之力點出方寸符怦然炸裂,帶著時長生轉瞬間便脫離了此地,(身shēn)形竟是直接出現在了百丈之外。

    元神之力果然是要強于魂魄之力,倉促間點出的符箓都能傳送的這么遠,時長生不(禁jìn)心頭一喜。不過,眼下卻仍還不是可以放松的時候。

    他的神識回頭一掃,發覺在如此之短的時間內,又有數具元神恢復了本來的容貌。沒有絲毫猶豫,時長生展開背后的無相劍翼,(身shēn)形瞬間消失在原地。

    轉眼三天已過。這三天的功夫里,時長生好好的研究了一番小三花聚頂。以他如今的靈力總量,在只維持元神的(情qíng)況下,能夠支撐半個時辰。而在有外力干預或者用其對敵的(情qíng)況下,時間將會大幅度縮短。

    而當其釋放出偽元神的時候,神識所能感知的范圍將會大幅度擴大。受此影響,在時長生不施展小三花聚頂的時候,也能動用片刻的神識。只不過范圍、時間都受到大幅度的削減。

    除此之外,每當時長生施展完小三花聚頂之后,都會有一段虛弱期,在虛弱期內他總有一股心神不寧的感覺。他也搞不明白究竟是為何,其實有了煉心劍鞘的錘煉,他的道心已經十分的穩固,按道理是不會出現此等(情qíng)形的;蛟S,多半還是由于他的魂魄乃是拼湊而成所導致的。

    又過了五(日rì)時光。

    這段時間內,時長生碰到了不少的修士。不少都是元神境修士,也有不少化竅期的修士。如今以他化竅后期的修為,施展以無相劍翼來,遁速極快。是故,一路上他有驚無險的度過。

    期間,他還見識一兩個出自靈氣海的化竅弟子出手。時長生自己盤算了一番,發覺自己若是與之搏斗,多半還是輸多勝少。

    此外,他還遇見了一名元神境的野修。在一番較量之后,時長生體內靈力耗盡大半,而元神境野修趨勢倉惶逃竄。

    又是一(日rì)。

    這一(日rì),時長生用他如今強大的神識注意到了兩個熟悉的(身shēn)影——方曌與劍文柏。

    出乎意料的是,幾天前二人還是并肩作戰的隊友,此刻竟是兵戎相向。而方曌顯然受了極重的內傷。劍文柏有恃無恐,就像是看著貓爪下的老鼠一般,眼中滿是戲謔的神色。

    (本章完)

重要聲明:小說《唯我七竅》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三花聚頂 第九十四章 元神顯現手機閱讀

网球比分报分 股票在线配资招商热线 今天幸运赛车开奖号码 快乐是什么 正规网购彩票网站 天天红包下载安装 山西快乐十分看号技巧 三期内必开一期王中王 辽宁35选七的开奖结果 急速赛车开奖软件 佳永配资_网贷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