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9 霸氣一姐

    既然安吉這么講了,李睿也沒什么好說的了,只能和安吉分開行動。

    至于去海角村桃林抓豬賣錢這個事(情qíng),就需要從長計議了。

    上都辦確實說過此間維度的豬(肉ròu)和鹿(肉ròu)都是好東西,尤其是受眾很廣的鹿(肉ròu),這玩意兒真的是非常值錢,但是值錢歸值錢,想要弄出一條合適收益的產業鏈出來,現在這種(情qíng)況肯定是不可能的了。

    雖然是這樣,抓豬這個事(情qíng)還是可以做一下的,就當是為比奇行會積累原始資本了。

    李睿不知道此間維度的本地行會都是怎么積累原始資本的,他只能用自己知道的辦法去積累原始資本。

    這注定了是一條很不好走的道路,李睿已經做好了面對困難的準備。

    畢竟他還有另一個榜樣,安吉同學。

    榜樣的力量是非常強大的,只要想一想安吉同學所肩負著的艱巨任務,李睿就覺得自己的這些任務真的不算什么。

    在離開海角村的時候,安吉把幾個考研學生交給了李睿。

    安吉就這樣離開了,對于幾個考研學生來講,這是一件值得好好慶祝的事(情qíng),少了安吉大魔王在旁邊監督,這個世界上還有什么事(情qíng)是比這個更加美好的?

    答案是沒有。

    悄悄傳送回到玄冰洞以后,安吉發現皇圖行會的幾個人還在洞里面燒蛇妖,好在她現在是隱(身shēn)狀態,而且位置也很偏僻,所以暫時沒有人發現她的蹤跡。

    隱(身shēn)術這個道術技藝使用起來比之靈魂火符更加消耗元氣,以安吉當前的元氣修為,也就只能施展兩次隱(身shēn)術,然后就需要長時間的慢慢恢復元氣了。

    好用的技藝卻被元氣不夠用所制約,這讓安吉感覺自己很受傷。

    至于魔力方面,此間維度的各種技藝對魔力的消耗真心不多,安吉連藍藥水都不用喝,魔力都能跟上使用消耗。

    所以為了自己不被皇圖行會的人打死,安吉悄悄的離開了玄冰洞。

    這么順利的離開玄冰洞,得益于她把監視之眼直接插在玄冰洞的入口處,也正是因為這個地方的監視之眼沒有發現皇圖行會眾人的蹤跡,所以安吉才會悄悄的施展傳送技藝,跑到玄冰洞來走走。

    發現皇圖行會的人沒有離開,安吉就撤退、這個事(情qíng)實屬正常((操cāo)cāo)作。

    離開玄冰洞以后,安吉便開始在將軍墳里面尋找前往將軍(殿diàn)的道路。

    將軍墳這地方可不僅僅只是一個將軍的墳墓,據說這個地方曾經是中州皇帝歷朝歷代祖先的陵寢,至于為什么到了現在卻變成了所謂的將軍墳,這個故事可就非常復雜和充滿了歷史厚重的責任感;反正安吉是肯定不知道這里面的故事到底是怎么回事的,她倒是很有興趣了解這個故事,奈何關于這個故事、尋常人肯定是不清楚的了。

    安吉行進的很小心,加上探索水晶球這個類似于小地圖一般的強力外掛,將軍(殿diàn)的所在位置并沒有困擾到安吉,而且她還在一邊趕路的時候,一邊完成了對將軍墳小地圖的繪制工作;對于這個出自小元同學之手的小地圖程序,安吉還是很注重實時更新的,第一次經歷的時候需要用探索水晶球開路,這沒毛病。

    但是第二次經歷的時候,安吉就可以使用藍牙導航了。

    來自手機小地圖的導航,通過藍牙耳機告訴安吉同學,在魔法的世界里面玩兒科技,安吉的小(日rì)子就是如此嗨皮。

    其實在華頓學府,專家組和科學家們已經研究出了藍牙眼鏡。

    該眼鏡不僅擁有更加直觀的小地圖導航,而且還會估算戰斗目標的各種數據,出門打怪戰斗的時候,戴上這樣的一個眼鏡,感覺不要太嗨皮。

    安吉其實想要一個這樣的眼鏡,但是又擔心自己變成那種會讓小元同學嘿嘿嘿的眼鏡娘,所以她只能放棄了關于藍牙眼鏡的所有想法。

    安吉的擔心還是很有道理的,畢竟霸氣的妹子如果戴上眼鏡,確實很容易一不小心就會變成呆萌小可(愛ài);安吉可是用了很長時間,才在小元同學面前樹立起了現在這種霸氣一姐的良好形象,她絕對不(允yǔn)許自己的霸氣形象在小元同學面前有一絲受損。

    將軍(殿diàn)這地方很大很氣派,不愧是傳說中能夠同時((操cāo)cāo)練數十萬士兵的地方,這個地方有很多士兵的雕塑,具體(情qíng)況就像是參考了所謂的兵馬俑,而且還有一些巨型雕像,腳踏地、頭是直接頂著天花板,仿佛這樣就能把整個將軍(殿diàn)給撐住了一樣。

    大(殿diàn)里面并不顯黑暗,因為這個地方的火把很多。

    有一些是直接插在墻壁上的火把,還有一些就是冒險者手里面拿著的火把了。

    安吉這樣一進來就隨機隱(身shēn)防偷襲的謹慎((操cāo)cāo)作,也是沒有任何意外的避免了被各路冒險者抓起來吊打的悲慘結局。

    守門的兩個滄海閣的小嘍嘍本來很敬業,奈何他們根本沒防備安吉同學的神((操cāo)cāo)作。

    具體(情qíng)況是這樣的,當時安吉一進門,就使用了隨機卷、一道白光閃爍,人隨光走。

    嘍羅甲:"我剛才好像看到了一個穿著布衣的小戰士。"

    嘍羅乙:"你眼瞎了,明明就是一個持著烏木劍的美女道士。"

    嘍羅甲:"人不見了,怎么辦?"

    嘍羅乙:"裝備這么垃圾的小道士,就算我們讓她進來了,她也是在這個地方、根本站不了多久的吧。"

    嘍羅甲:"你說的很有道理。"

    嘍羅乙:"我本來就是道理。"

    安吉是沒聽到這兩個滄海閣小嘍嘍的對話了,要不然她肯定會給這兩個玩忽職守的小嘍嘍點個大大的贊。

    就這樣,安吉出現在了將軍(殿diàn),然后悄悄摸摸的見證了滄海閣眾人打尸霸。

    尸霸生的比尸王還丑,尸王頂多算是古猿變成的僵尸,尸霸直接就成了不知道什么怪物變成的僵尸了;尸霸(身shēn)高體胖、從個頭上看,就知道不是個好欺負的角色,而且這家伙手里面還持著兩個短柄圓瓜錘,雙錘揮舞起來,戰士什么的就不要想著上去撩撥了,那兩個大西瓜一般的短柄瓜錘,一錘砸下去、真的是很容易就把對抗的戰士砸成重傷,砸飛砸翻滾什么的還不是最嚴重的,最嚴重的是直接一錘砸在地上,就像是砸核桃一樣、把人砸的稀爛。

    對付這樣的尸霸,道士和法師才是輸出的主要人員,戰士就在旁邊清理小怪,給道士和法師們清出一個安逸輸出的穩定環境。

重要聲明:小說《我捏了幾個平行世界》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0469 霸氣一姐手機閱讀

网球比分报分 精准高手论坛免费资料 青海省11选5开奖结果 甘肃快三网上投注app 甘肃11选5 国内有什么好的股票配资平台 青海快3开奖结果昨天 浙江省体彩6十1中奖规则 今日全球股市最新行情即时实时a股行情 电子游戏娱乐城 18年上证指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