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沒有一個工部工匠能走出東宮

    二月初一,中和節。宜出行,祭祀,納吉……

    中和節這個節(日rì)余志乾第一次聽說,這一天官員會放假一天,不過很明顯,順昌元年這個中和節,大臣們沒有放假,而是早早的在皇宮前面等候著,皇帝要出行了。

    皇帝籌備了小半年的出行,今(日rì)終于可以圓夢,余志乾早上三點多就被叫到宮中準備著。

    皇帝出行,不同于百姓收拾一下行囊,帶上銀子,說走就走,也不是電視劇里演的帶幾個侍衛微服私訪,不算數千護衛,光是陪伴的大臣就要六十多人,外加上服侍皇上的太監,宮女數百人,加上一些一起出行的嬪妃,還有各種人員加起來,人數接近一萬人!

    “父皇,您真就這么的出去玩了?”

    余志乾看著自己老爹正在興致沖沖的照鏡子,再一次的詢問,太兒戲了,皇帝當的好好的,突然的和自己兒子說一聲世界那么大,朕想去看看,就丟下諾大的一個帝國不管不顧,自己出去溜達了,也不怕回來以后沒有自己的位置了……

    “嗯,此次朕出行,是為了體恤民(情qíng),朕久居深宮,不知道朕子民……”

    皇帝慢慢悠悠的說著,皇后則在旁邊抿嘴偷笑著,余志乾老媽都看出來了,皇帝這是給自己的偷懶找借口,游山玩水就是游山玩水,說的自己多么的勤政(愛ài)民一樣。

    “父皇,這年頭沒有什么好看的,交通不便,又沒有什么旅游景區,到哪里都是……”

    余志乾還想要做最后的掙扎,可惜沒用,皇帝擺了擺手,詢問了一下吳三桂的時間,百官開始覲見,皇帝開始下達自己的旨意。

    開始的時候,百官哭泣,求皇帝不要走,余志乾偷偷觀察著,發現不少大臣的袖子里偷偷的藏著不少東西,狄仁杰那個老家伙也用了什么東西好像在催淚。

    皇帝說了半天,然后緩緩的說出了一連串的名單,這些大臣都是跟著皇帝一起出行人員,剛才也是哭的最慘的一群人,被點到名之后,立刻不哭,(挺tǐng)直了腰板,他們早就得到了消息,東西和仆人已經在皇宮前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出發。

    “此次出巡,短則半年,長則一年,太子留下監國,如遇大事……”皇帝說完之后,余志乾走出來跪在地上,接著皇帝緩緩的從皇位上走下來,將傳國玉璽遞到了余志乾面前:“太子,監國之時,做事三思而后行,不可魯莽!”

    “兒臣知道!”

    余志乾十分不(情qíng)愿的將傳國玉璽接到了手中,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再見了,自己的懶覺,再見了自己每天悠閑的時光,再見了……

    皇帝再一次交代了一些事(情qíng)時候,太陽已經從東方升起,一聲退朝聲從吳三桂那(奸jiān)細的嗓門之中喊出之后,所有大臣緩緩的退了出去。

    所有大臣心中有著不同的心思,想要出去沒出去的,在唉聲嘆氣,不斷的說著這可是好等等,擔憂余志乾亂來,而不想出去的被欽點跟著皇帝出去的,則擔憂這一路旅途自己的(身shēn)體能否吃得消。

    而想出去又可以跟著出去的,則面露喜色,其中不少大臣都是外地人,知道這一路上會經過自己的家鄉,不由得有些激動,衣錦還鄉最好不過……

    帶著別樣的心(情qíng),皇帝的車攆在退朝之后不到一個時辰,緩緩的離開皇宮,向著長安城外趕去,而皇宮的大門也被緊閉,余志乾看了一眼皇宮,短時間之內自己不用來這里了。

    太子監國,肯定不能夠在皇宮里面,是在余志乾的東宮之中,看著只是簡單修葺一下的東宮,余志乾突然的眼前一亮,好像皇帝出去玩了,也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qíng),比如自己現在可以正大光明的修葺東宮了。

    “咳咳咳,戶部尚書可留京中!”

    “(殿diàn)下,戶部尚書跟著陛下出巡了……”

    “這樣啊,那戶部現在誰當家做主?”

    “(殿diàn)下,是戶部左侍郎范建!”

    “噗!”

    余志乾差一點沒有一口水噴出來,看向沈萬三:“范建?”

    “是的!”

    “好名字!”

    余志乾差一點要鼓起掌來,還真的是一個好名字啊,慶余年電視劇里那個戶部左侍郎好像也叫這個名字,某些人還真的是起名廢外加緊貼時事,緊跟(熱rè)搜……

    “(殿diàn)下您?”

    “去將范建范侍郎叫來東宮!”

    “喏!”

    很快,范建急匆匆的跑到了余志乾的東宮之中,心中有些忐忑,之前他和二皇子關系莫逆,現在余志乾基本上確定是贏家了,自己可能……

    范建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當年和二皇子走的那么近,看見余志乾坐在正(殿diàn)之中,行了一個禮:“微臣,參見太子(殿diàn)下!”

    “嗯,來了!”

    余志乾輕輕的揮了揮手,示意不用多禮,范建深吸一口氣,看著余志乾,不知道余志乾突然的叫自己來做什么。

    “范侍郎,現在戶部由你做主?”

    “(殿diàn)下,劉尚書陪陛下出巡,戶部暫時由本官代管!”

    “嗯,那就好,是這樣的,你隨本宮逛逛這東宮!”

    “喏!”

    范建不知道余志乾心中想什么,但是卻不敢反對,只能夠跟在余志乾(身shēn)后,臉上掛著笑容,陪著太子慢慢悠悠的往前走著的,不過逛了一會之后,范建發現這東宮確實有些破……

    “范侍郎,你看這東宮怎么樣?”

    聽到余志乾這么詢問,范建立刻緊張了起來,吞了吞口水:“東宮很好!”范建心中已經在忐忑,果然該來的始終要來,太子這話明面是東宮,實際上是在問自己他怎么樣,當初為什么要……

    “嗯?”

    余志乾聽到范建的回答差一點一口水噴出來,這貨腦抽了嗎?自己專門帶著他來到東宮破破爛爛的地方,這貨眼瞎的看不見嗎?

    “(殿diàn)下……”

    范建心虛,聽見余志乾這一聲嗯,差一點腿沒軟,如果皇帝在,他根本不怕,畢竟什么都是皇帝說的算,但是現在皇帝已經出巡了,雖然沒有走遠,但是太子監國啊,要是下令將自己給抓了,然后找個理由砍了,皇帝旨意到了也晚了……

    “范侍郎,你的眼睛可還好?”

    “謝(殿diàn)下關心,老臣眼睛無礙!”

    余志乾看著范建,也不像是近視眼的樣子,指了指破敗的東宮:“就這樣的東宮你說好?”

    “(殿diàn)下,東宮破是破了點,但畢竟是東宮,老臣不敢說不好!”

    余志乾看著范建的模樣,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決定不和這個家伙兜圈子了,估計這貨以前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惹惱過自己,不然的話也不會被嚇成這個樣子。

    “哎,我的意思是,東宮太破了,畢竟要本宮現在監國,如果外國使節什么的覲見,看見東宮這個樣子,我朝威嚴何在?懂了嗎?”

    “懂了!”

    范建長舒了一口氣,原來是這么個意思,嚇死了,還以為太子要秋后算賬。

    “戶部有沒有什么預算,本宮準備修葺一下東宮!”

    范建聽見之后思索了一下:“(殿diàn)下這個可能需要老臣回去核算一下,畢竟戶部每年的開支都會……”

    “那行,你就快點去,我在東宮等你的消息!”

    “喏!”

    余志乾看著范建一路小跑著離開,看了看沈萬三:“萬三,這貨以前有惹過我嗎?”

    沈萬三思索了一下,搖了搖頭:“(殿diàn)下,老奴不知!”

    “算了,看他那樣子,估計也不是什么大事,荊軻走了,那個副指揮使叫什么來著的?”

    “楊旭!”

    “對,就是他,讓他去查一下,這個范建有沒有什么問題,怎么那么緊張!”

    “喏!”

    余燁坐著馬車,在車中和皇后聊著天,對于這一趟的旅行充滿了期待,這段時間他經常會讓人去詢問一下各地的風光,不由得對于很多地方充滿了期待,比如滾滾黃河,滔滔長江還有五岳名山等等。

    “陛下,您就這么的走了,您放心乾兒治理這么大一個國家嗎?”

    “放心好了,乾兒雖然胡鬧了一些,但是能力還是有的,送往乾兒的奏章都會經過朕手,不會出事的!”

    皇帝低聲的說著,為什么能夠這么放心太子,皇帝肯定安排了一些東西,而且這兩年余唐帝國無戰事,周邊的異族也被壓制的喘不過氣來,皇帝此時出巡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那就好,不過我就是擔心乾兒無人管束會胡鬧,畢竟乾兒的(性xìng)子和您當年一模一樣!”

    “放心吧,乾兒已經長大了省略號……”

    皇帝說完之后,拍了拍皇后的手,安慰著皇帝,劉皇后對于能不能出去游山玩水興趣不大,只希望自己的兩個兒子能夠平平安安的長大,特別是余志乾……

    皇帝這邊安慰著劉皇后,馬車外面傳來了吳三桂聲音。

    “陛下,戶部左侍郎范建急奏!”

    “拿過來!”

    “喏!”

    皇帝一只手伸出去,吳三桂將奏章送到了余燁的手中,皇后看了一眼皇帝,這個時候能送來急奏的,肯定是余志乾惹事了,有些著急的詢問:“陛下,是不是乾兒又惹事了!”

    不過說完之后,又想起了后宮不得干政這件事,不由得低下了腦袋:“妾(身shēn)心急了!”

    皇帝擺了擺手:“無妨,確實是太子的事(情qíng),太子找到戶部左侍郎范建,想讓戶部出錢修葺一下東宮……!”

    “乾兒這……”

    皇帝擺了擺手:“用手敲了敲車窗,吳三桂立刻跑了過來:“陛下!”

    “告訴范建,以后這種事(情qíng)不要再上奏,太子監國,就按照太子說的辦!”

    “陛下,你讓太子修葺東宮,是不是……”

    “也該修葺一下了,龍首原的宮(殿diàn)還需要一些時(日rì)才能夠建成,這東宮確實需要好好的修葺一下!”

    皇帝說完之后,笑了笑,沒有在這件事上繼續聊下去,皇后也沒有再多問。

    范建收到了皇帝口諭之后被嚇了一跳,之前皇帝一直不讓太子修葺東宮,這突然的又讓了,有些搞不清楚狀態,不過他也不敢過多的詢問,而是再一次的趕往東宮之中。

    “嗯?父皇同意了?”

    余志乾也被嚇了一跳,自己的父皇居然同意了,余志乾用自己的腳指頭去猜也能也能夠猜到,這個范建肯定去向著自己父皇上折子了。

    但是讓余志乾感到奇怪的是,皇帝居然會同意,要知道余志乾從入冬開始到現在一直都在喊著修葺東宮,喊了幾個月都沒有成功,現在就這么容易……

    “咳咳咳,不知道戶部能夠出多少銀子?”

    余志乾的眼睛之中冒著光,讓戶部出錢給自己修房子,想想都感覺十分的爽!

    “(殿diàn)下,這個東宮修葺不是小事(情qíng),需要從長計議,微臣會找工部的人來進行勘測,到時候需要在看需要多少的銀子,不知道(殿diàn)下打算如何修葺東宮,是準備全部重修還是?”

    “當然不能全部重修,這樣,我出設計圖紙,你們來修建,當然了我也不占你們戶部的便宜,玻璃東宮有地方生產,所以呢玻璃東宮自己出,你們主要就出人工的費用還有材料費用,對了東宮十率里面,其中左右率還有兩率水泥功夫不錯,到時候你們可以雇傭他們……”

    戶部的動作很快,余志乾這邊剛剛準備完畢,就已經和工部的那邊人員聯系好了,開始實地對著東宮進行考察,準備進行后續的工程計劃。

    “(殿diàn)下,這是您的設計圖紙?”

    工部的工匠站在東宮門前,看著余志乾的設計圖紙,有些不敢確定的看向余志乾。

    “當然,本宮的合計圖紙有問題嗎?”

    余志乾設計出來的建筑,沒有太過于復雜,就是像是后世一些基層小樓一樣,當然了東宮很大,后世那種小樓占地面積肯定不如余志乾的東宮。

    首先呢東宮進門之后,就是一個大廳,除了幾根柱子,全部都是玻璃做出來的,大大的落地窗等等,后面又要加上噴泉等等各種設計。

    東宮推翻之后重修,余志乾早就設計好圖紙了,只不過一直沒有資金,準確說資金緊張,沒有實施,上一次蓋個小樓,也只是余志乾宏偉的設計圖紙之中的一小部分,甚至連一百分之一都沒有,現在戶部出錢修葺東宮,余志乾將完整的圖紙拿出來了!

    工部的工匠看著圖紙,吞這口水,這些設計實在是太超前了,他們有些接受不了!甚至有些不能夠理解。

    “走吧,跟我進去,我講解給你們聽,只要你們按照我的設計圖紙來,就不會有問題!”

    余志乾拍著(胸xiōng)脯保證,但是工部的工匠互相看了看彼此,搖了搖頭:“(殿diàn)下,東宮豈是我等可以隨意進入的,我們在門前觀察一下就可以!”

    “嗯?”

    余志乾感覺到了有一絲絲的不對勁,這群工匠對東宮好像有些莫名其妙的恐懼。

    “那好吧,不過這里天寒地凍的,你們要是愿意受涼就在這里呆著吧,不過作為東宮,你們難道不實地考察一下要翻修的地方?”

    余志乾懷疑的看著面前的這群工匠,感覺他們好像有些不專業。

    工部的工匠看了看彼此,腦海里想起了那些被余志乾借走之后再也沒有回來的工匠,又看了看手中的圖紙,最后咬了牙咬道:“(殿diàn)下,那我們就進去看一看,多有得罪!”

    在工部之中,流傳著很多關于東宮的傳說,沒有一個工匠進入東宮之中可以走出來,從最早的朱由校再到后來歐治子等人,沒有一人再回到工部之中,不知道是被太子砍了頭還是……

    余志乾看著這群工匠,搖了搖頭,不知道這群家伙想什么,好像工部尚書余懃也和自己的老爹出游了,這貨是一個工部尚書,又不是戶部吏部這些重臣,肯定是去蹭免費旅游了……

    工部的幾個工匠,帶著赴死之心,走入了東宮之中,剛剛進門沒有多久,就看見朱由校在一處偏僻的地方,正在處理著一批木頭,看見幾個人之后,眼睛一亮:“嘿,你們幾個怎么來了,正好,我被一個難題給困住了,是這樣的……”

    幾個工部的工匠看著朱由;畋膩y跳的,而且還胖了幾斤之后,不由得圍了過來:“朱由校你沒死?”

    “咋了?誰造謠我死了?”

    “不是,我們看你去了東宮這么久沒有回工部報道,還以為你惹怒了太子被砍頭了呢!”

    “誰造的謠,我好著呢,在東宮之中有吃有喝,就是活多了點,對了你們過來看一看……”

    工部的工匠看著朱由校沒事,又看到了幾個以前工部的工匠在東宮之中忙前忙后,這才放下心來,原來只是留在東宮之中工作,不用擔心進來就出不去!

    這群工匠開始賣力的工作起來,首先就是測量東宮大致的占地面積,然后又根據余志乾的圖紙來估算建筑面積,最后還要商量用料等等。

    這一呆就是好幾天,余志乾也在默默的觀察幾個工匠,感覺還算(挺tǐng)專業的,是人才,自己開學校時候,這幾個人可以去當個老師。

    “果然還是工部的人才多!”

    余志乾默默的念叨了一句之后,繼續忙碌著。

    ps:這個點更新,意不意外,驚喜不?熬夜剪片子時候寫的,五千字大章!過渡章節結束了,終于不用寫的頭皮發麻了!大家早!

    8)

重要聲明:小說《我絕不當皇帝》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一百七十五章 沒有一個工部工匠能走出東宮手機閱讀

网球比分报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