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一秋

    張公子嚇得癱坐在地,渾(身shēn)軟趴趴的,使不上半分氣力。

    江清走到他的面前,咧嘴冷笑道:“張公子,瞧你儀表堂堂,風度翩翩,怎么卻不干好事兒呢?人家姑娘不愿下嫁于你,你卻要對人家用強,若今夜正被你得逞,你覺得她是會乖乖的順從你,還是會找一條白綾自縊而亡?”

    秋姑娘怒道:“我寧死也不屈服!”

    “你看看,人家死也不想嫁給你,你說你何必強求呢?最終害人害己,害了你自己也就罷了,現在還把你爹和城守大人一塊拖下水,你說說你是不是罪大惡極?”江清似笑非笑的望著癱軟無力的張公子。

    張公子鼻涕眼淚齊流,哭喊道:“錯了錯了,我知道錯了,我以后...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少俠繞我一次,求少俠繞我一次吧!

    江清嘆氣搖頭道:“我很想放過你,可如果我今天對你手下留(情qíng),豈不是害了今(日rì)同我一起來城守府的老百姓嗎?我怎么知道你事后會不會扭頭回去報復他們呢?”

    張公子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不會的,不會的,我發誓,我發誓我不會為難他們,我以后一定改過自新,重新做人,再不敢做糊涂事了,求少俠饒我一命啊!

    江清將目光轉向秋姑娘,問道:“秋姑娘,這件事(情qíng)險些萬劫不復的人是你,我聽你的,他現在求我放過他,你認為呢?”

    秋姑娘看著地上哀嚎求饒的張公子,完全沒了往(日rì)里的溫和謙遜,就如同一只喪家之犬,又想到之前這家伙居然想要侮辱自己,心中更是惱怒,也起了殺心,冷聲道:“這樣的人如果繼續讓他留在世上,一定又會害更多的人,還是殺了,以絕后患!

    江清攤了攤手,聳了聳肩道:“你看看,張公子,現在是秋姑娘不想放過你,我雖想要網開一面,但人家不同意我也沒有什么辦法,那就只好委屈你啦!

    張公子面目猙獰的怒視秋姑娘,罵道:“((賤jiàn)jiàn)人,你不得好死!”

    秋姑娘眼神更冷,“殺了他!”

    “不!”張公子慘嚎。

    江清拔刀出鞘橋,只聽“噗”的一聲響,殘陽星隕刃寒光凜列的刀刃切斷張公子的脖子,鮮血橫濺出去,漫天潑灑。

    張公子雙目空洞無神,一頭栽到下去,死不瞑目。

    秋姑娘長出了一口氣,剛才他那巴不得把自己一塊拖入地獄的眼神實在是太過可怕滲人,接下來的幾個夜晚恐怕都會睡不好了。

    江清伸了個懶腰,“哎呀,好啦,解決兩個了!彼麑⒛抗廪D向李希山,笑道:“城守大人,接下來輪到你了!

    重傷倒地的李希山拼命掙扎,卻無論如何也動彈

    不得,因為剛才江清在他倒地的瞬間,往他體內注入一股(陰yīn)煞之氣,封鎖了他的靈勁和關節,讓他無法做出任何動作。

    江清緩緩來到李希山(身shēn)前,大聲道:“諸位,剛才張老爺的陳述大家一定都聽清楚了吧,他是如何和城守狼狽為(奸jiān),((逼bī)bī)迫和欺壓百姓的,想來大家如今心中都一目了然,你們說,這樣的狗官,該不該殺?”

    “該殺!”如今高高在上的李希山都只能任人擺布,現在還有后顧之憂的百姓立馬高聲附和起來,他們早就看作威作福的李希山不順眼了,如今見他這般狼狽模樣,心中不知道有多高興,又怎么會替他說話呢?

    江清低頭笑道:“城守大人啊,不得不說你這城守當的真是失敗,一點口碑都沒有,更別說受人尊敬(愛ài)戴了。我想他們平(日rì)里之所以對你畢恭畢敬,也是因為你乃歡城城守這一點,當然你這樣聰明的人自然很清楚這一點,但你似乎并沒有放在心上,只相信拿到手上的東西,但你逐漸迷失了本心,在這在其位不謀其政,是時候退位讓賢了!

    李希山大驚失色,連連搖頭,磕磕巴巴說道:“別...別殺我,給我一次機會,讓我改過自新!

    江清搖頭,“太晚了,下輩子你再改過自新吧!闭f完拔刀出鞘,一刀切斷他的脖子,和張家父子同一下場。

    不少老百姓喜極而泣,跪在地上哭喊,說什么終于為你報仇雪恨。

    江清長出口氣,笑道:“又要麻煩驛站送一封信到惠恒城去了!

    秋姑娘道:“不麻煩,你也算是為民除害了,歡城兩個大惡人都被你給鏟除了,往后老百姓們都能有好(日rì)子過了!

    “那也得看下一任城守品行如何啊!

    “就算他也和李希山一般可惡,百姓們受了冤屈,又該去哪里找人伸冤呢?”秋姑娘問。

    江清道:“參星閣!

    “你也在參星閣?”秋姑娘再問。

    江清點頭,“是啊,我之前不是說了嗎,我是參星閣下山來執行任務的,路過歡城撞見這些事(情qíng),順道出手解決,怎么你這么快就忘記了?”

    “哦!鼻锕媚稂c點頭,又問道:“那接下來呢,你要去哪兒?”

    江清打了個哈欠,伸了個懶腰,道:“自然是要回客棧歇息了,鬧的這么晚,明(日rì)還得抓緊時間趕路呢!

    “你明天就要走?”

    “是啊!苯妩c頭。

    “去哪里?”

    “先送一個人臨江城金針俞家,然后再回參星閣,怎么了?”

    “沒什么!

    “那走吧,半夜三更的,你一個姑娘家家走在路上多有不便,路也不遠

    ,我送你一程吧!

    “好啊!

    二人離開城守府,漫步在燈火通明的街道上。

    城守府傳出的動靜將半個歡城的百姓都驚動了,相互之間消息稍微一傳遞,這個晚上注定是個不眠之夜。

    堂堂城守李希山,居然被一個少年強闖城守府擊殺,這簡直是不可思議,不過在聽到少年來自參星閣后,大家有感覺不足為奇了。

    畢竟是高昌國國教,參星閣上都是吞云吐霧的仙人,一定是特地來歡城鏟除這兩顆毒瘤,還百姓太平(日rì)子。

    江清笑道:“想不到到了夜間也這般(熱rè)鬧,可惜沒有歡城特色小吃什么的,這肚子還真有些餓了!

    “你餓了嗎?”秋姑娘問。

    “是啊!苯妩c頭。

    秋姑娘笑道:“我知道一個能吃到美味的好地方,去不去?”

    “美味?有多美味?”江清好奇的問道,他在參星閣呆了半年,這舌頭都被參星閣的美酒佳肴給養刁了,尋常美食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

    “總之很美味就是了,你只說你去不去?”秋姑娘的眼睛一眨一眨,好看極了。

    江清點頭,“去啊,干嘛不去,我倒要看看什么東西這般美味,走,前頭帶路!

    江清跟著她拐進小子,左繞右轉,來到一間一層樓高,平平無奇的酒肆前。秋姑娘抬手一指,笑道:“就是這里啦!

    “碧(春chūn)居,好奇特的名字啊!苯逍Φ。

    “進去吧!鼻锕媚飵е暹M去,這里面并沒有江清想象的別有洞天,依舊是這般平平無奇,其貌不揚。

    他抽了抽鼻子,忽然挑起劍眉,自語道:“好酒!”

    他是好酒之人,這酒香絕對逃不過他的鼻子,一聞就能判斷這一定是上等的好酒,至少不會比惠恒城外那個賣酒的老大爺的黃粱夢差。

    想不到這么個其貌不揚的小酒肆中,居然藏著此等美酒佳釀,這次可真是撿到寶了。

    江清激動的抓住秋姑娘的手,喜道:“秋姑娘啊秋姑娘,你可真是我的福星,我多久沒嘗過好久滋味了,這碧(春chūn)居的酒一定是天下一絕,快,老板在哪里,快將他交出來,我要買酒!

    秋姑娘掙開江清的手,后退兩步,朝里屋喊道:“宋伯伯,我給您帶客人來啦!

    紗簾掀開,一個素衣老者從里頭走了出來,他佝僂著(身shēn)子,顫顫巍巍,一雙眼睛卻銳利之際,看見秋姑娘后眼神轉變柔和,笑道:“小秋來啦,搬張椅子坐下吧!

    秋姑娘將江清拉了過來,笑道:“宋伯伯,給你介紹一個人,他叫江清,剛才她可是救了我一命!

    “救你一命?”

    老者眼神忽然銳利,但轉瞬之間又重新收斂,笑問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雖收斂的快,但卻逃不過江清的眼睛,心下震撼,心想這老者一定不簡單,否則一個尋常老漢絕不可能擁有這樣銳利的眼神,這人一定也是個隱藏在市井之中的高人,可不敢得罪。

    秋姑娘訴說道:“剛才我在家里睡覺,然后就被張賢派人把握擄到他府上,還在江清及時趕到,救了我一命。然后他帶著張賢父子和我千萬城守府找李希山討回公道,但李希山其實和張賢斧子交往頗深,一直推脫搪塞,就是不肯立案!

    “然后江清就把城守大人還有張賢父子全都給殺了,宋伯伯,小秋今夜可真是死里逃生呢,你一定要多準備些好吃的犒勞犒勞我,也犒勞犒勞江清,他可是我的大恩人!

    “是是是,一定一定!彼涡绽险咄断蚪宓哪抗庖矞睾土讼聛,點頭笑道:“少俠請稍坐片刻,老頭子進去準備準備,先吃些茶水吧!

    “有勞了!苯妩c頭還禮。

    老者掀開紗簾走入里屋,江清小聲問道:“秋姑娘,你跟這老者有血緣關系嗎?”

    秋姑娘搖頭,“沒有啊,只不過宋伯伯很照顧我,每次只要我肚子餓,來到這里,他都會煮東西給我吃。他煮的東西可好吃了,百吃不膩,我也很喜歡來這里蹭吃蹭喝,我還怕宋伯伯嫌我煩,不愿意我來,后來才知道是我多慮了,所以我天天都來!

    “沒有血緣關系?這么說連你也不知道這宋伯伯是什么來歷了?”江清再問。

    “嗯,我不知道,但聽他說他一直是住在歡城的,從小就經營打理這家碧(春chūn)居!鼻锕媚锕殴值目粗,問道:“你問這些做什么?”

    “哦,沒什么,隨便問問!苯遄匀徊粫f什么宋伯伯不是普通人這樣的話,憑白讓她多思多慮,只不過是心中好奇,想要知道他不為人知的(身shēn)份罷了。

    秋姑娘忽然問道:“對了,我還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江清咧嘴笑道:“我叫江清,江水的江,清澈的清,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一秋!币磺镄Φ。

    “一秋?好特別的名字啊,真是有趣!

    “還好吧,警告你,不許笑話我的名字,否則我讓宋伯伯給你準備的飯菜里加鹽,咸死你!”

    “不笑不笑,一秋姑娘,你從小就住在歡城嗎?”江清問。

    “是啊,我家基業就在歡城,可惜爹娘走得早,那些產業都被叔叔伯伯們各自分了,只留下一點勉強夠我吃穿不愁,不過也沒事,不就是買不起綾羅綢緞,山珍海味嗎?我還不稀罕呢,

    現在我每天都來宋伯伯這里蹭吃蹭喝,省下來的錢我也能想買什么就買什么,也不用下地干活,也不用上街擺攤叫賣,(日rì)子過的倒也輕松自在,就是有些無聊!

    “無聊?你沒有一兩個知心好友說說話嗎?”

    “以前倒是有幾個聊得來的好姐妹,可惜后來她們都被送去書塾讀書了,我又去不了,所以只剩下我一個人啦,成天在歡城里瞎逛,過一天是一天,實在是無聊透頂啊!币磺镎f完將目光轉向江清,問道:“哎,你是參星閣弟子,參星閣上一定很美吧?聽說你們修士能夠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神通廣大,法力無邊。剛才我見你和城守大人打斗,那可真是我見過最厲害的打架了,刀光劍影的。以往我見過最最激烈的打斗就是一個賣菜的大叔抄起木凳,另一個賣(肉ròu)的大叔握著屠刀在那里對峙,你一言我一語,卻誰都沒有動手,看著嚇人,但正是無聊死了!

    “今天你們的打架可真是讓我大開眼界,五十多個城守護衛隊居然都敵不過你,就連城守大人也被你擊潰。江清,你在參星閣是不是也很厲害?”

    江清笑道:“我是新入門弟子,之前參加三山小比,我僥幸獲得了第一名!

    “啊,真厲害,你知道嗎,我早就厭倦了這樣的生活了,我真羨慕你,羨慕你們這些修士,自由自在,闖((蕩dàng)dàng)江湖!币磺镫p手撐著臉頰,唉聲嘆氣道:“哎,可我知道我是異想天開了!

    江清忽然突發奇想,笑問道:“一秋姑娘,那你可愿意隨我去臨江城金針俞家嗎?”

    “臨江城金針俞家?”一秋一臉疑惑,“那是哪里?”

    “臨江城一大劍莊兩大世家,其中一家就是金針俞家,金針俞家妙手仁心,也是個修行的門派,主修的就是金針和治病救人之法,你若當真有決心要成為一名修士,我倒是可以引薦你入金針俞家修行,如何?”

    一秋大喜,失態的抓住江清手臂,“真的嗎?你真的可以帶我去修行嗎?”

    江清糾正道:“不是帶,是引薦,我是參星閣弟子,你是金針俞家弟子,當然(日rì)后你學而有成,下次參星閣征選時你再去參加,你也能成為我的師妹!

    “也好也好,只要能修行怎么都好!

    江清推開一秋的雙手,說道:“這件事(情qíng)你還是要考慮清楚!

    一秋一揮手,豪氣干云道:“不用考慮,我一萬個同意!

    “我是說,你走了,你宋伯伯怎么辦?”

    一秋一下子安靜了下來,江清繼續說道:“宋伯伯之所以這般疼(愛ài)你,想來是把你當做了親人對待,如果你有什么重要的決定,我建議你最好和他商

    量一下!

    “不用商量!

    老者的聲音從里屋傳來,他端著一盤子(熱rè)氣騰騰的菜走了出來,笑道:“小秋啊,我居然一直都不知道你最大的愿望就是成為修士,逍遙江湖,這是宋伯伯的不是啊!

    “不,宋伯伯,您對小秋的好,小秋一輩子都不會忘記,至于成為修士的美夢,我只能在夢里想想罷了,實在不敢再多奢求什么了!

    宋伯伯笑道:“我對你好,可我不想成為你的障礙,小秋啊,既然你想出去走走看看,那你就去,不要有后顧之憂,也不要舍不得什么,宋伯伯一直在這里,如果哪一天你想我了,回來看看我就是!

    一秋再也忍不住淚水,潸然淚下。

    宋伯伯將菜肴擺在桌子上,笑道:“快,趁(熱rè)吃吧,里頭還有四道菜,不急,不急!

    江清點頭道:“多謝宋伯伯!焙闷嬉磺锟谥兴K的人間美味到底美味到什么程度,他夾了一塊羊(肉ròu)塞進嘴里,羊(肉ròu)明顯老了,咀嚼起來也比較費勁,這手藝就連小城里客棧里的廚子也及不上,根本就和人間美味沾不到半點關系。

    江清若有所思,看向哭花了臉的一秋,心有所感。

    一秋自小無父無母,想來也是十分凄慘委屈,宋伯伯待她這般好,又不求回報的做飯給她吃。

    一秋自然而然就將這平淡無奇的家常菜當成了世上最美的美味。

    (本章完)

重要聲明:小說《上指三十六天》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四百五十六章 一秋手機閱讀

网球比分报分 山西11选5高频彩走势图 中国体育彩票app下载安装 福彩p62怎么玩法 双色球2 股票交易规则 3d走势图带连线 安徽十选五开奖结果 福建11选五中奖金额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在线配资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