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間章:村姑的入學經歷

    克希林戰士學院。.

    全大陸聞名,在戰士學院排名里,名列前茅的能夠從克希林戰士學院走出去的學生,要么是不完整的,要么皆是達到四階以上的實力。

    戰士系職業修煉起來沒什么難度,即便只是一個普通人,花幾個硬幣去道具店買本最為劣質的功法,花費個三五年時間,也能自學到一階,稍有點天賦者,更是能達到二階。

    因為這種幾乎沒有門檻的修煉方法的緣故,戰士系職業者可以說滿大街都是,丟塊石頭進鬧市區都能砸中一兩個低階職業者。

    不過雖然戰士系職業人數眾多,在社會上受到的重視程度更是比不少稀有尊貴的魔法系職業者,但四階的實力,也已經能夠在這個世界上立足了。

    遠的不說,魯恩王**隊百夫長的晉升條件的其中之一,便是實力達到四階。

    魯恩王國的百夫長這個位置,每個月能領到20枚金幣的軍餉,一間由王國統一建造的軍隊個人房,若是不幸在戰爭中犧牲,家里人還能另外得到50枚金幣的慰問。

    當然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在成為百夫長之后,每個月能有一次參加軍隊精英集訓的機會,集訓會由一名萬夫長級別的強者為集訓人員輔導武學知識,若是成績優秀,還會得到中階、乃至高階的功法。

    這才是真正能讓一名平平無奇的士兵走向高光未來的大道。

    換句話而言,四階,是剛好能夠接觸到社會中層的實力位階。

    雖然說是這么說,其實即便是同樣的位階之間,實力也會有著很大的出入。

    功法等級、修煉食補、淬體藥材、名師指導這其中的每一項都會影響到戰士系職業者的實力。

    所以在戰士系職業者的比拼中,別說同階碾壓,就算是越階碾壓,也是十分常見的事(情qíng)。

    但是

    你特么越階碾壓二十幾個人就有點不講道理了。!

    一名被揍倒在地上的男學生捂著差點被一拳打到胃液倒流的腹部蜷縮在地上,心中痛苦的想到。

    也只敢在心里想想了,這名男學生,甚至不敢抬頭看向場中央那名仿佛全(身shēn)都化作火焰一般的少女。

    安轉了轉右手手腕。

    剛才連續揍了二十七個人,一共打出了三百多拳,現在腕關節有點發酸。

    還有勇氣看向安的學生看到安這個轉拳頭的動作,瑟瑟發抖。

    “還有誰?”

    “”

    “”

    “”

    除了安(身shēn)上燃燒著的火焰發出灼燒空氣的噼啪聲以外,場中安靜如雞,躺在地上的二十七名學生沒人敢說話。.

    就連圍著((操cāo)cāo)場一圈,翹課來看戲的普通學生們都紛紛往后退了一步,生怕自己的某個動作會招惹到這個女魔頭。

    而一切的始作俑者

    站在((操cāo)cāo)場正中央,看著四周已自己為中心,呈放(射shè)(性xìng)形狀倒了一圈學生,安的心里同樣十分茫然。

    現在到底是什么(情qíng)況?

    剛走進學院大門沒幾分鐘,就被幾個看上去就有點不懷好意、流里流氣的學生給圍上了。

    雖然他們說的話對知識水平仍處于村姑水準的安來說有點難懂,卻并不妨礙安從他們的眼神和動作中看出了找茬的意思。

    安雖然沒有自家大小姐那種能夠通天徹地的感知能力,但是判斷幾個不良學生的實力還是(挺tǐng)輕松的。

    幾乎是直覺般的,安上下打量了這三個不良一眼,就知道他們肯定不是自己對手。

    或許是安這個“不尊重學長”的小動作把三個不良惹火了,三人當即語氣囂張的表示要好好教導這個學妹,讓她知道什么是克希林戰士學院的規矩。

    ——于是他們三個人就被安賞了幾個好吃的大嘴巴子,頂著腫脹的雙頰哭著跑回教學樓去了。

    安一頭霧水的看著三個不良哭著跑回教學樓,也沒有多想,繼續向不遠處的建筑物走去。

    不知道要去哪辦入學流程,那就隨便找個建筑物,進去問問里邊的人就好了安的想法就是這么單純。

    如果不是剛才那三個不良自己開口討打,安原本還打算向他們問路來著。

    然而讓安沒想到的是,當自己剛走到((操cāo)cāo)場的時候,先前在學院門口的一幕再次重現了。

    與之前不同的是,這次包圍自己的人,除了剛才那三個被打到哭著跑回教學樓的不良以外,還多了四個同樣帶著不懷好意眼神的不良,這下就變成了七個人。

    雖然找茬的只有這七個人但是來的人可不止七個。

    安粗略的估算了一下,從教學樓風風火火跑過來的學生少說也有二十來個,臉上都帶著好奇的表(情qíng),擺明了是來看戲的。

    一下子成為快四十個同齡人的視線焦點,從來沒有過這種待遇的安有些不太適應,只覺得學生們的視線撓的自己難受,想要趕緊脫離這個環境。

    于是在這種心態之下,安的動作變得更加干脆利落起來或者說揍人的方式更加簡單粗暴。 .

    先前揍那三個不良的時候,安并沒有用體內被白珠魔改過的功法+魔力混合的能量,只是單純的憑借**強度將三人拍飛。

    但是這次,因為想盡快從這里離開,所以安便稍微用上了一些能量。

    具體在外的表現形式,就是七個不良臉上的大嘴巴子印除了紅腫以外,還被小面積的燒傷了。

    這還是安控制了能量輸出后的結果,要是安認真起來,這七個人或許現在頭已經燒沒了。

    于是,在一頓火焰味大嘴巴子過后,七個不良重復了一次剛才的過程——淚眼汪汪的跑了回教學樓。

    安還處于迷茫之時,旁邊圍觀的學生們發出了巨大的歡呼聲。

    “好強!”

    “僅僅一擊,就將七個三年生打的落荒而逃”

    “這妹子是什么位階啊,有人能看的出來嗎?”

    “我能看的出來,不過說出來你們可能不會信她只有三階!

    “三階?!你在逗我!”

    諸如此類的呼喊和交談亂七八糟的,讓安感覺有些許煩躁。

    自己只不過是想來讀書,學習知識而已,現在這到底是個什么(情qíng)況?

    不過還沒等安將心里積蓄的煩躁感清除干凈,教學樓處,再次跑來一大群學生安甚至還在其中看到了數個成年人的(身shēn)影,估計是學員的教職員工們吧。

    于是,同樣的場景再再再次出現,安又又又被人群包圍了。

    只不過剛才是七個人,現在是二十六個。

    旁觀看戲的學生人數也從二十來個變成烏壓壓的一大票人,沒讀過書的安數不出具體人數,只知道很多。

    包圍著自己的這二十六人,與五分鐘前那幾個不良不同,眼神中沒有任何輕視之色,反而帶著一絲絲慎重。

    他們帶給安的感覺與先前的不良截然不同,能感覺到一絲絲屬于強者氣息從他們的(身shēn)上散出。

    從進學院開始,直到現在,安對目前為止所發生的一切事(情qíng)都一頭霧水,完全不知道(情qíng)況為什么會變成這樣但是,這并不影響安心中的戰意。

    這二十六人,才是真正能夠讓安提起精神應對的對手。

    自從被自家大小姐搗鼓過體內的能量構成后,安還沒試過真正的戰斗,因為與遠海之間差距過大,(日rì)常的打斗也僅限于切磋,完全達不到實戰的效果。

    而此時,面前有二十六個明顯想要找自己打一架的人。

    那么,需要做的事(情qíng)還要多說嗎?

    安薄唇微啟:

    “紅臨!

    “啾!”

    清脆悅耳的鳥鳴從肩膀處傳來。

    這是安第一次在戰斗中呼喚紅臨的名字。

    無需多言。

    村姑和神鳥之間的聯結,已是超越言語,達至靈魂的契約。

    紅臨渾(身shēn)燃起火焰,羽毛與**迅速轉變為熊熊燃燒的烈焰,隨后沒有絲毫遲滯的融入安的體內。

    霎時,站立于((操cāo)cāo)場中央,所有學生與教師目光聚焦點的安,(身shēn)上升騰起灼(熱rè)的火焰,就連頭發與瞳孔的顏色都在此刻變為火紅。

    安(身shēn)上燃燒著的火焰就如同安的(身shēn)外化(身shēn)一般,任由安的意念掌控,就連安(身shēn)上的衣物都沒有絲毫損壞。

    控制著由自家大小姐魔改過的能量在體內運轉一圈。

    安完全進入了戰斗狀態。

    因為知道普通的武器無法承載自己與紅臨融合后的烈焰,所以沒有拔出任何武器。

    赤手空拳的村姑,向面前的二十六人攤開手掌,手指前屈兩次。

    “來!

    ——————————————————————

    十數分鐘后,便是開場的那一幕。

    在大陸頂尖的克林西戰士學院中,也稱得上是中上層實力的二十六名學生,皆是以一副凄慘無比的姿勢,痛苦的蜷縮著(身shēn)體,倒在冰冷的((操cāo)cāo)場上。

    不得不說,這二十六人確實是給安造成了一些些許嗯,些微的麻煩。

    其中最值得一提的便是團隊戰的形式。

    安在被自家大小姐從“垃圾場”拐出來后,一直跟著旅行,旅途中遇到的敵人要么是被自家大小姐秒殺,要么是被遠海暴揍,根本沒有機會體驗團體戰。

    這二十六人倒是給安上了一課。

    不同的屬(性xìng)和功法搭配,再加上多個對手或佯攻或(騷sāo)擾,確實是與一對一的個人戰有所不同。

    不過也就那樣了

    安看了看周圍倒了一圈的學生們,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絲疑惑。

    到底是自己太強,還是他們太弱了?

    可若是前者的話比自己還要強大無數倍的大小姐,實力又該去到何等恐怖的地步?

    這時,安的直覺中感知到有人從自己的側面走來,沒有白珠一思考就停不下來的壞毛病的安很快做出了反應。

    轉過頭看向來人,是一個(身shēn)上穿著一(套tào)寬松的衣服,(身shēn)材偏瘦的中年男子。

    “這位小姐,你好!

    “你好!

    雖然不知道對方想干什么,但是對方都這么有禮貌的打招呼了,安自然也不會無禮的無視。

    “我叫塞恩,是一年級的教導主任,并沒有什么惡意所以小姐你能不能先把(身shēn)上的火焰控制下來?”

    安愣了愣,隨后點點頭:“好的”

    (身shēn)上燃燒著的火焰消失,紅臨從融合狀態中結束,重新變為具有實體的紅色小鳥,啪嗒啪嗒揮扇翅膀,在安的肩膀上乖巧周站停。

    這番神異的景象再次讓圍觀的學生們紛紛發出陣陣驚呼,就連態度沉穩的塞恩,神色中都露出了一絲驚嘆。

    “塞恩先生您好,很抱歉造成了這么大的(騷sāo)亂!

    聽到來人是學校的教導主任,安的態度恭敬了不少。

    自己將來的一段時間可是要在這間學校讀書學習的,先跟老師打好關系,百益無害,這種簡單的做人道理,安還是懂的。

    “沒事,不必在意。這也算是我們學院的固定流程了不知小姐怎么稱呼?”

    “安!

    覺得單說一個字過于省略不太禮貌,安補了一句:

    “單名一個字,安!

    表面上禮貌回應,安心中卻是產生了疑惑學院的固定流程?什么意思?

    “嗯,安小姐!

    塞恩微笑道:“我從未在學院內見過你你應該不是我們學院的學生吧,不知近(日rì)來此有何要事?”

    聽到塞恩這話,安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兜兜轉轉一上午,終于能說正事了!

    自己只不過是想普普通通,簡簡單單的半個入學手續而已,天知道居然會發生這么多意外狀況!

    不過好在,總算有個能說的上話的人了!

    “我確實不是學院的學生沒錯,今天過來就是想要辦理入學,進入學院就讀!

    安這話一出,旁邊圍觀的學生們又是一陣驚呼。

    “什么,這妹子說,她想要入學?”

    “你應該沒有聽錯,因為我也聽到了!”

    “開玩笑的吧擁有這種程度實力的怪物,也需要到戰士學院就讀?”

    “的確。一般而言,在我們這個年紀就能擁有這種實力的,也只有那些接受家族教育,深居簡出的世家子弟!

    不管亂糟糟討論的學生們,塞恩溫潤一笑。

    “如果是這樣的話,安同學,你的入學通過了!

    “誒?”

    ()

重要聲明:小說《轉生成蜘蛛在異世界努力活下去》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一百七十一章 間章:村姑的入學經歷手機閱讀

网球比分报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