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三章 再見龍姨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潭子 書名:摘仙令
    玄幽(殿diàn)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實無相界多少年來,無數英才都想知道!

    如陸望一般,殺入玄幽(殿diàn)的不是一個兩個,而是百個千個萬個?墒,進去后又能安然無恙出來的,卻少之又少,幾乎到了百不存一的地步。

    也許聰明的,早就猜到鎖龍印與玄幽(殿diàn)有關,可是知道又能怎么辦?

    不加持鎖龍印,玄幽(殿diàn)的封印就會有漏洞,就會有妖魔竄出。

    典籍記載無相界最近的一次大劫,就是玄幽(殿diàn)的妖魔逃出,三個月時間,無相數千萬人的生機俱絕,并且尸體還被轉成只聽從于它們的煉尸大軍。

    這樣恐怖的妖魔不封印,難不成,要眼睜睜地看著,無相界十萬里,百萬里無人煙嗎?

    就是殺神陸望,進了一次玄幽(殿diàn)后,也得像千道宗的祖師一樣,按著古法,每在玄幽(殿diàn)有所不妥的時候,就去幫忙加持鎖龍印的封印。

    天地圓滿,誰也顧不了。

    因為如果只顧天地圓滿,可能還沒等它真正圓滿,無相界就只是妖魔的天下。

    所以一代又一代的有識之士,在沒有通天傳送陣的(情qíng)況下,只能努力進階到元嬰后期圓滿,召喚通天塔,進入相對圓滿的靈界進階化神。

    底層修士從來都不知道這等秘事,他們只能從某些傳說中,害怕它,遠離它。路過時看到懸浮在天的玄幽(殿diàn),敬畏古修士的大手筆,誰能知道,因為這大手筆,無相界到底付出了什么。

    哪怕現在的玄幽(殿diàn)早就不在,渲百也不想讓外界的修士,再去解秘它。

    當初,鎖龍印開,大家都盯著那邊的五行秘地時,千道宗在暗地里,卻收集了玄幽(殿diàn)的好些殘桓斷壁。

    那東西,連曾經的屬(性xìng)都變了,渲百到現在想起來,都不太敢相信!

    如他一般,知道玄幽(殿diàn)不對的至陽、山隱、空門等化神星君,一致反對慈云寺先從無相找人的提議。

    這慈云寺在天涯界,表面上偏居一隅,以佛法教化萬民,可是能連著出兩位化神星君,這是只憑佛法,只憑慈心,就能做到的嗎?

    如果這樣,修仙界也不會亂,不會分有道魔。

    修仙修仙,逆天而行的同時,拼的是資源,哪怕不用靈藥,靈脈你也不用嗎?

    他們天天扯皮的時候,陸靈蹊已經和小境中能行動的印顏一起把通道建好,帶著小境回了天渡境。

    看到自家族人,季鞅萬分激動。

    他沒想到,這個人族小丫頭能這么快地把人給他帶回來,“全……全都找回了嗎?”

    “這是季肖前輩,讓我帶給您的!

    玉簡陸靈蹊也看了,對于里面讓他們以混沌之晶布陣,等待早前離開七界的三長老季昌接引之說,她不表達意見。

    成與不成,做與不做,由他們自己選擇。

    至于會不會被人發現,發現的后果是什么,她一個小小的結丹修士就不參與了。

    半晌,看完玉簡,又問完印顏外界(情qíng)況的季鞅問向尋找青主兒的陸靈蹊,“你見了季肖,他現在如何?”

    “……可能跟您一樣吧!”

    陸靈蹊找不到青主兒,只能問,“前輩,該我做的,我都做過了,我家青主兒呢?”

    “我讓她到各個蜂巢幫忙收蜜去了!

    這活給青主兒干,其實就是給她中飽私囊的機會。

    當然了,季鞅也看不上,她偷偷匿下的那點蜜,對他們混沌巨魔人來說,她藏的那點蜜,都不夠一個混沌巨魔人一頓吃的。

    “崎山秘地真的有好多天外冥蟲?”他懷疑地看著她。

    “如果沒有那些東西,您覺得,我會不小心喝了忘川河的水?”

    陸靈蹊雙目微瞇,直視這個差點把她害死的人,“能活著逃出,是我的運氣,閣下不相我,難不成連你們自己人也不相信?”

    相信?

    季鞅想相信來著,可是,以混沌之晶布下‘元’陣,肯定會驚動現在的人族大能,到時候,誰能保住混沌之晶……還有他們?

    他已經不能再庇護族人,而現在的族人空有塊頭,實則不堪一擊,就是讓他們去割蜜都不行。

    “不是老夫不相信!”

    在陸靈蹊面有,季鞅這樣說,“而是,時過境遷,離開七界,已經尋到另一片混沌宇宙的族人,只怕未必有我們以為的那般歡迎我們!

    當年族內就不合的很。

    季鞅嘆口氣,“還請小友把你兩次之行,跟老夫細細道來!比绻_他,話中肯定會有漏洞。

    這一說,就是大半天,等到青主兒回來的時候,陸靈蹊已經說得口干舌燥。

    好在當初被她用蜂蜜救醒的印顏有些良心,弄蜂蜜水的時候,也給她弄了好些。

    “……就是這樣了!

    陸靈蹊潤完嗓子,摸摸伏到她頸間的青主兒,“前輩讓我做的,我已經做到,如果沒什么問的,我想我該去接人了!

    說到接人的時候,她看了一眼印顏,“還請印顏道友履行諾言!

    ……

    隨母親等在五帝河外的龍寶,追逐彩虹玩鬧的時候,突然若有所感,抬頭的時候,只見天空露出了個大大的眼睛,那冷漠的目光瞄的正是地丘花谷。

    他正要喊母親,半空中靈光匯聚,形成了一個又一個好像姐姐寫的字符,那些字符,一閃之間,分為兩半,一半閃入巨眼,一半又閃回地丘花谷。

    “昂~”

    他(奶nǎi)聲(奶nǎi)氣地才叫一聲,就被母親阻止。

    “噓!”

    龍姨當然看到了那東西,她的神(情qíng)相當的鄭重。

    那眼睛,龍寶不知道是什么,她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不防礙,當年聽長輩們說過。

    難不成,那些巨人還活在地丘花谷?

    如果里面真有巨人,那林蹊現在如何了?

    契約之眼不被山水所遮,此時,所有抬頭的兇獸都能看到,它們看到了,守在諸多鏡光陣前的余呦呦又怎么會看不到?

    所有巡邏在外的修士都看到了。

    契約之眼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是混沌巨魔人,這里怎么還會有混沌巨魔人?”

    如果說,之前大家對林蹊很有信心,現在則不然了。

    她的龍姨再厲害,也是混沌巨魔人獵殺的對象,現在……

    “既然契約之眼出現,想來是林蹊跟混沌巨魔人達成了什么協議!

    嚴西嶺安慰面色大變的余呦呦和匆匆趕來的南佳人,“我們要相信林蹊,她的運氣一向好!

    “……”

    “……”

    這么干巴巴的安慰,說了等于沒說。

    不過,不這樣安慰,他們又能有什么辦法呢?

    林蹊帶巨龍離開已經有一段時間了,這段時間里,又有兇獸陸續過來占地盤,雖然他們已經用大陣幫忙保護了駐地,可人家打起架來,也不是他們的大陣能阻住的。

    在兇獸絕對的實力面前,他們想要保護自己的駐地,就只能接著當虱子。

    輪換修煉的計劃,不得不停下一半,現在,他們每隔幾天,就要輪換著去當虱子,偷著獵殺過界的兇獸。

    最近幾天,已經又出現傷亡了。

    若是林蹊那里不順,等他們能打破天渡境界壁的時候,還不知道能活幾個人。

    ……

    看著天空中的契約之眼消失,陸靈蹊心下大安。

    印顏是以混沌巨魔族還活著的人起誓的,季鞅這個老狐貍,就算想要推翻,為了他的族人,說不得,也會有些顧忌。

    “告辭!”

    拱手告辭的時候,她帶著青主兒大踏步而去。

    雖然天色已暗,可是陸靈蹊是一刻也不想呆在地丘花谷。

    噢不,現在已經不能叫花谷了,那綠油油像小樹一樣的秧苗,分明就是黃金稻。

    “林蹊,你的鴻蒙珠境,能進出了嗎?”

    “能!”

    陸靈蹊發現那些來來往往的巨蜂,因為青主兒,都對她視而不見了,“不過,我還沒仔細研究,”她在識海中回她的話,“沒找到能進入這里的通道!

    她也不想去問季鞅,畢竟,印顏他們所呆的也算是小境,那小境就沒本事,通到這里。

    也許那一切,都是季鞅騙她的,現在跟他計較這個,萬一人家惱羞成怒,布好的通道又不借他們用了怎么辦?

    雖然那通道布在沒有靈氣的沙漠戈壁,風門前輩的風門法寶輕易觸不到,雖然沒多少修士進出沙漠,雖然她在那里布了九方機樞陣,可一天沒出去,陸靈蹊一天都安不下心。

    “不走通道可能更好!

    青主兒在識海中回應她道:“聽季鞅的意思,他們的人多了,就要把秘地和小境之類的,溶于地丘花谷,這樣即能養活他們,又能保持一部分巨蜂!”

    “你說的對,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不到萬不得己,鴻蒙珠境最好不在這里露出來!

    不用走彎道,陸靈蹊的速度夠快,很快就掠過通道,找到當初拉上岸的船,敲敲船底,感覺還能撐一段時間,就沒把新買的船拿出來,“等出了天渡境,我請你到我的空間做客,順便幫我把那里也規劃規劃!

    她在百忙中,看了一眼青主兒的空間,真是又羨慕,又滿意。

    “肯定的!

    青主兒兩眼彎彎,“我現在會種黃金稻了,回頭我們多種兩茬,多收一些,以后就算不能種了,也夠你吃了!

    混沌之晶有多珍貴,她們兩個猜也能猜得到。

    新開的世界,混沌之氣可能很足,但是天長(日rì)久以后,就未必了。

    “嗯!我都聽你的!

    陸靈蹊熟知伙伴的心意,又想到河對岸的龍姨龍寶,劃得一(身shēn)是勁。

    月光上天的時候,被圈在母親懷里的龍寶睡得正熟,卻突然感覺到什么,睜開眼的時候,發現母親沒用(身shēn)體圈著他,只以尾巴搭著,正眺望五帝河呢。

    “昂~”

    他打了個小哈欠,正要飛向母親,卻一眼看到了正在劃船回來的姐姐。

    咦?

    不對,那好像不是姐姐,長得不像。

    龍寶忙飛到母親頭上,與她一起看劃船過來的人。

    “龍姨,龍寶!”

    陸靈蹊好遠的時候,就看到他們了,高興打招呼的時候,卻發現,幾個月沒見,他們對她居然陌生了,一點回應都不給她。

    “冰肌,你臉上有冰肌!

    !

    收到青主兒的提醒,陸靈蹊看龍姨龍寶那好奇又戒備的樣子時,忍不住笑了,“真不認識我了嗎?”

    她把船劃得飛快,很快就到了岸邊,不過這一次,可沒有小心拖船,在龍姨把龍尾伸過來的時候,直接一躍而上。

    “龍姨,我就知道,您能認得我!

    “氣息一樣,遠了分不清,近了我還不知道嗎?”

    龍姨的龍眼彎彎地,“林蹊,你現在的樣子,沒你以前好看!

    “那肯定的!

    陸靈蹊在歪頭瞅她的龍寶頭上敲一下,“小傻瓜,姐姐還能變成你的樣子呢!

    “昂昂~~”

    被敲的龍寶感覺到那抹離他熟悉、安心的氣息,忙把大頭貼過來。

    粉藍粉藍的小家伙,(奶nǎi)聲(奶nǎi)氣的稚嫩聲音還是沒變,陸靈蹊安撫他的時候,忍不住的笑,“你這樣,什么時候才能長大呀!”

    “昂昂昂~”

    “他長大還早!”

    龍姨給了自家寶寶一個慈(愛ài)的眼神,“現在我們要走了嗎?”要不是等林蹊,在那巨眼出現的時候,她早帶龍寶有多遠跑多遠了。

    “嗯!”

    陸靈蹊點頭,“龍姨,那里面還住著你們祖上感覺恐怖的東西!

    她要跟龍姨把話說清楚,免得她什么都不知道,“他們現在雖然很虛弱,可難保將來不會再強大!

    “今天天上的眼睛,是他們弄的?”

    “是!”

    “你們要回家的路,也在他們的地盤?”

    “是!”陸靈蹊接著點頭,“龍姨,等龍寶長大了,你讓它不要到這里來!

    不到這里來?

    龍姨的若有所思,馱著林蹊和龍寶飛入高空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籠在迷霧中的地丘,“龍寶長大,至少也要八百年。那里的……能在里面一直不出來嗎?”

    “我可以肯定,最近兩三百年,他們出不來,”她不會給他們兇獸(肉ròu)的,“至于以后,如果他們沒有其他機緣,應該也出不來,不過,小心點避著些,總不會錯!”

    龍姨瞄瞄不要馱,非要飛在(身shēn)邊的小家伙,決定以后好好教育,“林蹊,

重要聲明:小說《摘仙令》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三九三章 再見龍姨手機閱讀

网球比分报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