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不再閉關了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劍東來 書名:凡塵一劍
    www.pkgg.net

    【】喜歡就分享

    .nhuatang.    從刀魁林走出之后,化名進財實則真名為李進義的老者仍然如墜云霧,完全摸不著頭腦。

    少年元寶此刻神經兮兮的,小心翼翼問道:“師傅,咱們天鷹宗是不是寶瓶洲暗藏的超級宗門,您表面是信使,其實卻是大陸說不出的得道高人,就是怕我驕傲所以現在才不告訴我?”

    李進義神色復雜的看了這個弟子一眼。

    這孩子....估

    計一輩子也就是個跑腿的命了。

    俗話說得好,天鷹宗是個什么爛雞蛋,自家人還不清楚么?

    自家宗主修道修了近百年,到現在還在道教十二樓五層的第三層鬼打墻,估摸這輩子也就止步于此了。平(日rì)若不是靠著一些亂七八糟的靈丹妙藥吊著命,早就兩腳踏進棺材。

    至于說能讓女子刀圣彎腰作揖,甚至長拜不起,別說他們宗主,整個小瓶洲估計都找不出來幾個。

    “折壽了啊!崩先溯p嘆一句,隨后眼神有些莫名的望著(身shēn)前那名前輩的背影,只覺得越發詭異起來。

    中年男人抬頭望向天空,足足看了很久才收回了目光,問道:“你們是原路返回天鷹宗?”

    李義近神色越發恭敬,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認真道:“還有幾封信,要送往此洲各地!

    男子微笑點頭道:“那便一起!

    接下來的數(日rì),或許是老人這一輩子最無所顧慮的一次送信。

    云海之上方圓百里無人,凡是所到的有名宗門,甚至還未落地,各派長老宗主都早已經安靜等待在那里。

    在這種詭異而又滑稽的(情qíng)況之下,天鷹宗所要送往的信件以一種極快的速度瞬間完成。

    又是一次升空,正值清晨,大(日rì)冉冉升起,陽光照(射shè)在男子(身shēn)后,煦煦生輝,飄搖似仙。

    “前輩,信已送完,我們要回天鷹宗復命了!

    李進義彎腰作揖,長拜不起,“感謝前輩愿與我兩凡夫俗子同行片刻,恩(情qíng)無以為報!

    少年元寶有樣學樣。

    若是說先前女子刀圣之舉讓他震撼之余未曾敢多想,但是接下來幾(日rì)的接觸,二人又不是個傻子,那些宗門長老眼神中的敬仰和畏懼他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就是不知道眼前這位前輩究竟是劍閣四閣之中哪一閣的長老。

    當然,他們也不敢多問。

    男子看著老人,突然微笑道:“年紀這么大了,怎么不回家頤養天年,或者尋顆靈丹嘗試破境,壽命久點看的也就

    更多一點!

    李進義搖頭道:“自知修行資質愚鈍,破境無望,就不再浪費一顆上好丹藥了,留給弟子也是極好的,并且一輩子都做慣了送信的差事,一路上看得太多,自然比較淡一點!

    說到這里,老人似乎是怕前輩將天鷹宗看的太輕,連忙說道:“不過前輩您可千萬別小瞧了天鷹宗,宗內也是有很多一心向道天賦出眾的年輕人,更別說當年,其實為了整座小瓶洲,我師傅曾經也是出了一份極大的力的!甚至不惜犧牲(性xìng)命!

    這件事(情qíng)其實涉及到小瓶洲當年的一件妖亂,到差點釀成逆天大禍。

    有一名無盡妖域的巔峰大妖乘著劍閣三千驚神大陣關閉之余,悄無聲息從劍閣劍域大牢之中逃了出去,甚至得到了有關驚神劍陣的重要秘密,就在他拼命逃亡無盡妖域想要將此消息傳遞出去之時,卻機緣巧合之下被天鷹宗當時的兩名信使給發現。

    同樣是一老一小。

    到最后,老的死死護住少年,帶著腹部靈海早已經被打穿的(身shēn)軀奄奄一跑到劍閣。

    哪怕劍閣后來以靈丹妙藥鎮住傷勢,但過了不久老人還是因為重傷不治而死去。

    當年的小孩便是李進義。

    那位老人則是他的師傅,也是天鷹宗宗主唯一的親弟弟,更是天鷹宗修行境界最高的人。

    從那以后,失去兄弟的天鷹宗宗主心思也就不放在修行之上,宗門勢力越來越弱,久而久之,建宗方向也逐漸偏移到為兩洲送信的事物之上。

    李進義想起往事,便忍不住一臉唏噓,再次行禮道:“前輩,說這些陳年老事,倒是讓您見笑了!

    男子微笑搖頭,說出了一番讓李進義石破天驚的話!胺堑豢尚,反而極為可敬,若不是因為你師傅,此洲邊界要從此動((蕩dàng)dàng)百年。說來慚愧,我劍閣雖殺傷力極強,但妙手生花的救人一事卻并不擅長,當年時間緊急,我去往邊界后再回來時你師傅便已經油盡燈枯,回天乏術,饒是我親自出手也沒有任何辦法!

    李進義目瞪口呆,問道:“你.....你究竟是誰?”

    男子轉過頭望著他,眼神中帶著一絲笑意,坦然說道:“你師傅叫做云來,天賦根骨心(性xìng)皆為不錯,至于你,當年離我隔得較遠有些看不清,不過我還是記得你,畢竟你師傅死前特意與我提過,招財這個名字寓意很喜慶,若不是你們,我劍閣便會成為千古罪人!

    老人這一刻霎那眼眶通紅,(身shēn)軀和嗓音都顫抖起來,“您....

    難道真的是您?”

    男子抬頭,喃喃道:“知道你心中頗有怨氣,當年確實屬我劍閣有愧,但劍閣這些年并沒忘記你師傅當年以命換來的恩(情qíng),今(日rì)我與你同游兩洲,從今以后這兩洲之地應該便不會再有人刻意為難天鷹宗,另外天鷹宗每五年可挑選十人進劍閣學劍,學成皆可下山,不用著急拒絕,這些不是彌補和施舍,而是你們本來就該得的,是我做的太晚而已!

    老人當場雙膝跪下,差點從雄鷹背面掉下高空,他卻毫不在意,只是壓抑著自己的嗓音,淚流滿面道:“晚輩不敢有絲毫怨氣,以前沒有,(日rì)后更是沒有,只是當年師傅臨死前不停與我說有幸見過劉掌教一面,自覺高山仰止,風采絕倫,突然就對修道一事說不出的向往,揚言下輩子也要成為劉掌教那般的神仙人物,臨死還與我歲歲年年,所以晚輩便便惱怒自己當年為何不能再多走幾步,哪怕是爬也要爬到師傅(身shēn)旁,然而今(日rì)有幸一見,遂得心愿,只覺得果然如此!”

    少年元寶滿臉驚慌錯愕。

    他錯愕的原因很多。

    比如從未看見師傅流露出如此(情qíng)緒,更沒有跪過除宗主外的任何一人。

    又比如劍閣有很多人姓劉。

    但是掌教卻只有一個。

    看不出年紀的男子問道:“如今劍閣可不像當年,愿在劍閣修行?十年內再破兩境并不是難事!

    老人搖頭,只是站起(身shēn)滿足笑道:“已經夠了,若是師傅知道今(日rì)之事,自然也會含笑九泉之下,既然已經叨擾掌教多時,那我們就該早(日rì)回去復命!

    說完第一次未等男子說話,就帶著徹底懵掉的少年元寶離開此地。

    劍閣掌教,或者說劉紫陽,望著眼前老人的背影,仿佛又看見了當年那個累趴在劍閣山門前不停用舌頭((舔tiǎn)tiǎn)著小溪溪水的少年。

    來的時候極快,走的時候也是這般瀟灑。

    光(陰yīn)似箭,白駒過隙,物是人非,眨眼便是百年。

    事實上,對他來說,確實也僅僅只是一眨眼的事(情qíng)。

    “以后不閉關了!

    男子不知道對誰輕輕呢喃了一句,隨后右手作劍指,輕描淡寫便在半空劃開了一道空間裂縫。

    他踏步進入,斗轉星移間,一座被磅礴劍氣掩蓋天機的小山村便毫不掩飾出現在眼前。

    村口的一張廢棄桌子前,一個雙腿翹在桌子上,(身shēn)后后仰的中年慵懶漢子一手提著酒壇,一面醉醺醺的說道:“喲,六只羊,好久不見!

    【】喜歡就分享

重要聲明:小說《凡塵一劍》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272章 不再閉關了手機閱讀

网球比分报分 北京pk拾在线人工预测 千禧排列三试机号风采网 江苏十一选五推荐号 管家婆一波中特已公开 36选7最新开奖 股票大盘几点开 苹果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七星彩19146期开奖结果 湖北新十一选五乐彩网 上证指数是什么股